罗永浩新书发布会34
广告位 ID: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dede168.com

罗永浩新书发布会34

2015-11-27 19:48:51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罗永浩发布会 演讲稿 知识分子 爱情故事 罗永浩新书发布会34 

罗永浩:首先欢迎大家光临,然后跟我刚才想象差不多,沈老对我的表扬其实不如我自己夸自己夸的好,有的话借别人嘴觉得舒服一点,所以我做了一个尝试,现在证明尝试是失败的。首先今天出了一点点意外,大家知道我们开场的时候晚了一点点,希望大家谅解。我自己为了今天在这个发布会上吹40分钟的牛,所以昨天晚上熬夜做了一个精美的幻灯片,但是因为今天来到现场以后,由于投影跟我们原来预想的效果不太一样,出了一点点问题,然后再加上长宽比也变的有点怪,所以我刚才不得不在咖啡厅满头大汗的去改这个幻灯片,改了半天又因为很吵,又不得不花钱开了一个房间,然后进去改幻灯片,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为了改幻灯片在酒店开房间。所以开的时候感觉也比较怪。但是其他时候开房间都是睡觉,没有别的。今天大概改出了十几页,我把主要的意思传达到就行了,等到这个结束以后我们把幻灯关了再跟大家现场交流一下。

首先大家可以看到书的封皮,《我的奋斗》。这个其实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所以沈老也在微博上表示,当然他也可能是假的,反正他说认为我们做的比他们图书公司自己做的还到位,但这个设计首先我从书名开始讲起,《我的奋斗》。很多人因为读过两本书,凑巧知道一个叫希特勒的也写过这本书,名字是重的,希特勒的封皮设计大概是这样的效果,这是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他自己认为挺酷的。我们也起了一个一样的名字,但是你们拿到书的时候可能会感到有点莫名其妙,觉得书名是一样的,为什么用这么怪异的书名呢,这个书名还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比如你在淘宝里,我们在淘宝的书店卖《我的奋斗》必须经过认证,认证之前是不许卖的,因为他不知道你是卖的什么,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大家今天拿到这本书看不出为什么起这样名字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的书写了一个序,这个序最后出书的时候被删节了。这段话其实没有什么,只是出版社觉得不太好就删了。

这句话是这样的“1925年一个叫阿道夫·希特勒的德国人写了一本名叫《我的奋斗》的畅想励志书,九年后他在民主国家篡夺了政权,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除了这个坏蛋,好象还没有一个好人用“我的奋斗”这个标题写过书,虽然这个事实不足证明任何事情,但总能让我联想到生活的一个令人不安的真相??”

这是很简单的东西,但是由于出版社担心可能出现的麻烦就把这段删掉了,尽管大家知道我不是搞政治的,但是出版社有一点顾虑,把这句话拿掉,以至于大家拿到这本书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认为是单纯的商业学徒,其实不是这样的。

出书到现在我很无聊的,每天晚上到网上搜索我的奋斗,结果找回来是关于希特勒的,结果后来我就加上罗永浩,看看大家都说些什么,我很在意人民的看法。然后查了半天,集中在几条意见上,其实主要就两条,第一条认为我们封皮设计的不好,从美术的角度设计的不好,大家觉得设计的怎么样?实际上这个确实设计的好,我觉得很多人认为这个设计的不好,这个数量还不少,我觉得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国家整体的国民审美水平还有很大的改进余地。这个实际上设计的是非常讲究的一本书,坦率的讲是我们抄袭了一个美国著名设计师PatriceSheridan的获奖作品。大家看一下这个封皮,黑色的底子上,黑色的封皮上打白字本身是没有什么设计的,但是这个设计师做了什么改进呢?我们知道在黑底上给任何一个物体投上阴影的时候你是看不到的,因为被黑色吸收掉的,但是这个人独特之处,把文字稍稍叠加了一点点,于是就获得比较特殊的效果,老远看好象只是个白字,但是拿在手里端详的话这个效果是很怪异的。在这个设计师之前好象还没有设计师尝试过在黑色上给一个物体或者文字打阴影,因为看不见,但是他只是把四个文字,他的原本不是四个文字,是一串英文字母,稍稍重叠了一点就获得非常怪异的效果,这个在国际上得了很多的奖。我们由于之前

设计的几稿都不是很满意,最后把他的创意给偷来了。所以我们当初想在书里是这么印刷的,抄袭PatriceSheridan,创意是没有版权的,你做一个产品是有版权的,但是创意没有版权的。他想把白色在黑色底上做了重叠,这个创意可以用的,但是我们希望诚实的表明这一点,所以出版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最后很遗憾我们抄袭的他的设计改成设计创意,我们有一个马克曲(音),其实他不叫马克曲,他觉得不愿意被认为抄袭,所以他就起了马克曲。现在抄袭还有一个好说法是致敬。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这个人的设计作品,非常有意思。这是关于这个封皮的设计。

咱们再来看一下关于照片,这个是我迄今为止拍的最装X的照片,其实是饿了,在找饭馆,我的朋友看我找饭碗延伸非常苍茫,所以拍了下来。这个书里插照片作为摄影作品并不是很完美,有细节上的瑕疵,大家可能看不出来,我给一个特写镜头,大家仔细看嘴角有好几块爆皮,当时正在上火,感冒以后的上火。有一些同学还没有注意到,给一个细节图。这个摄影作品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迄今为止我能找到所有照片里最装X的,还有比较傻的给时尚先生拍的照片,他们给我拿了一个西装,临时给我拽到一个小栏杆上面套上了,我就扶着栏杆拍了个照片,后来被扯到很不健康的东西,因为后来栏杆被认为是别的东西。那个照片我没带来。摄影师在这鸣谢一下,因为他老人家没有收费我们不得不鸣谢一下,石添友摄影师,他是比较著名的摄影师,大家拍照片可以找他,他擅长拍比较装X的照片,我这个不算什么。可以看下一张,这个主题是梁文道老师,大家看这张照片有多装,首先是户外,然后是黑天,然后打着一只伞在看书,你能想象一个人可以恶心成这个样子吗?难以置信,户外、黑天、打着伞,这边有一个面光的灯假装看书,这么蹩脚的创意,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你想拍装X的照片可以找石添友老师。将来如果你们要拍一个装X的照片可以去联系他。

我们现在看一下关于我这本《我的奋斗》文化界到现在为止作出的一些反映,非常值得一看。大家仔细看一下文化界的反映,张恩超,榕树下集团网站的CEO,号称辽大三杰之首的著名文化老师张恩超老师评价是纸张还不错,再看文化界的另一位大颚,著名的万顷史学家谭伯牛老师,他的评价要是没印字就更好了。对我来讲唯一的安慰就是卖的还不错。因为你们的眼光要比思想界,文化界要好得多。

还有关于《我的奋斗》人民的声音。这是主流意见,“妈的,上当的,书里很多都是网上免费找到的内容,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块钱”。迄今为止我闲着无聊在所有图书销售的网站上,网站上,还有微博上等等在这些地方拼命搜索关于《我的奋斗》人民的声音,查到的负评价几乎全是这一套,就是上当了,书里很多都是网上能免费找到的内容,这下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块钱。为此我专门发了个博客表示歉意,说对不起我以前由于不小心,把一部分内容泄露到网上这是我的错,不小心让你免费看到一部分内容,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但是他们就问到,说你的下本书有多少新的内容在网上看不到呢。我跟他们说我的下一本书是杂文集,这个杂文集里除了序全都是能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字都不落,我说你们千万不要再上当了。我这本书发布之前我在网站上公布了,这里面有三分之一都是演讲稿的内容,你去当当、卓越买的时候点之前看到目录,是演讲实录的三分之一。为了应磨铁文化的邀请专门写了成长经历有了3万多字,占了三分之一,还有后面是作为正版老罗语录我自己搜集整理了我的一些言行作为后面的三分之一。在正式发行之前已经公布了。我想我们还是做的不够慎重,总是有一些人没有听到声音就买了书,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民间的声音后面听到来自文化界、思想界的声音。

这个人叫罗永浩,牛博网的创始人,不是榕树下的CEO,是牛博网的CEO,也是老老英语培训

的校长,他说“别怕”。别怕什么意思,你买了书认为自己上当了不要怕,我们给你提供了一个退书的行为,这是我个人的行为,跟磨铁没有关系。你觉得买的书是网上见过的,你觉得妈的上当了,这种人可以建议你平邮的方式,不建议用快递,快递跟书的成本差不多,在本质7毛钱就寄过来了,外地几块钱就可以寄过来了,可以寄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9号中关村大厦B座被楼1202,或者你在北京的话可以直接送到这里,我们会把这本书按照你发票上的购买金额,比如你在卓越买可能是21块多,如果你在实体书店买是29块钱,按照这个价钱给你退,相关详细情况可以看我的博客。是laoluo.bullock.cn,美国有一个硬性叫桑德拉波洛克,他的英文就是bullock,这英文本身是阉牛,我们这个网站曾经被关了四次,现在彻底关的死死的,所以我们做了阉割版的牛,阉牛网。今天来了一些媒体的朋友,希望借这个机会把这个公布出去,买了觉得上当的可以上我的阉牛博退过来。

咱们就进入第二个单元,我刚才说一下,咱们刚才没有找一个报幕的,来一个电视台主持人做一个报幕的事情,今天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第一个流程你们见到了,沈总上来夸了我一痛,第二个流程我把这些书的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下。第三个单元是我和柴静老师在这装模作样的对话一会儿,再下一个单元是解答媒体的现场问题,最后一个单元是我们现场有很多酒店的女孩子拿着麦克会给你们跑来跑去的递麦克,我们现场做一个交流互动,大概是这样的安排,现在进入第二个环节,是我和柴静老师在这装模作样对话。

罗永浩:你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不算什么。

柴静:上个星期罗永浩说我有一个新书发布会,说你来吗,我说不让我翻跟头就行,但是没想到让我来做主持。反正跟罗永浩谈挺难的。之前我来了一个同事,他直接问我说罗永浩的书值不值得卖,我说你问谁都行,就别问我,我说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影响了所有的朋友,今天在这就是纯粹的书托。

罗永浩:其实是拿的姿势不对。因为柴老师可能在央视用的是高级一些的麦克。

柴静:今天要跟他谈,为了保持职业感我刚才在底下还是写了几个问题。

罗永浩:尖锐一点。

柴静:他跟我说这本书的时候其实我挺奇怪的,因为罗永浩一直在启示录说过,那个书是没有营养的书,是精神的鸦片,所以我问你为什么写了励志的书?

罗永浩:其实是这样的,你写一本书从市场运作的那一方,图书公司来讲他把它贴成什么标签跟你是没有关系的。

柴静:推荐语是你写的吗?

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解答你的问题。

柴静:应该还是解答了,为什么你要出励志书,但是你也解答了,为什么现在思想和文化界对你的书都没有共鸣。

罗永浩:这个我也纳闷,我觉得是思想界的耻辱。

柴静:你知道有很多标签,新自由主义者,还有罗永浩和何彩头(音)是中国思想界的脊梁。

罗永浩:里脊。首先我觉得这句话言过其词了,我跟何菜头并列不靠谱,这是朋友们经常拿来推敲我的一句话。

柴静:我就问了一下,找了一个人,找陈小青,我问他为什么罗永浩这本书出来你们都保持了一种异样的沉默,你们关系都挺好。他说一句话,他说我写是中国古典音乐,罗永浩是流行音乐。

罗永浩:我觉得这个要挺过去挺难的。大家可能知道在过去有一个叫郭敬明的文学青年,但是新概念全国一等奖出来的人,他年轻的时候挺有理想的,写作也挺有追求的,但是他第一本书出来之后,文化界、思想界利评如潮,卖的挺好,跟很相似。他一个是年轻,一个是脆弱,所以一怒之下就搞流行文学了,一直搞到今天,赚了很多钱,但是一个好好的文学青年就被他们这样毁了。所以我现在想说的是我很庆幸我是在37、38岁的时候遭遇到了文化界和思想界的摧残,所以我还会挺下去,不会走郭敬明的路线,请大家放心。

柴静:我也确实听好多来买书的人说,说我们来买这本书不是冲着罗永浩的作品来的的,是冲着罗永浩的人品来的,怎么听起来人家好象觉得??

罗永浩:我也收到这样的留言和来信,说老罗你这些内容我都看过了,但是想想你也让我爽了那么多年,我支持你一下,买一本。这种其实是所有的评论里最让我讨厌的一种,你不用这样,你爱买不买,不要买一本然后作为一个好象是这些内容老是免费都能弄到,但是老是支持你一下,挺你一下,千万不要这样,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觉得这样没什么意思。你买了就买了,不买就是不买,不要觉得是在支持我,或者是挺我。如果你真觉得能免费弄到,挺我。说明我们国家出版社整个状况很惨,到哪都能弄到免费和盗版的这是一个问题,这也为什么我们国家从事创作性工作的人越来越少的原因。这个道理我就不再讲了。然后,没了。

柴静:大家有好多的议论你也听过,你回应一下,190多页的书里头有73页是原来的演讲稿,你既然附了光碟干吗还把它弄成文字,有必要吗?

罗永浩:我为了这个事也道过歉,我不应该送你们一张光碟,我发现大家逻辑都很奇怪。有的人说我这个书里面光碟里边都有那些内容,为什么又把那个演讲稿译到这个上,还有人说怎么书里有那么多演讲稿吗,这就奇怪了,你们没见过名人演讲稿出书的吗,满大街都是,我出一本书很正常的,很可能它的市场定位就不是给看过录像的那部分人看的,把它当成我自看是可读性的,所以当初磨铁的编辑找我也是这样一个定位,但是我希望我再送一张碟出去,因为送碟出去发现看完文字看看碟,希望写的比讲的好,但是现在赠送的碟惹了麻烦,经常收到反馈,妈的你给了碟,而且网站上有免费的视频,你为什么把文字印出来骗钱。所以我也感到每天面对这样的意见,我感到《我的奋斗》的这个书名并没有使我告一个段落,我可能还要继续奋斗下去,改变公众这么荒唐的想法,为了这个我会继续奋斗。

柴静:你出这光碟还有一个副作用,我看有人议论,说看了这本书,说你说的比韩寒(韩寒腾讯博客)好,但是你写的不如他。

罗永浩:这个我看的很淡。其实上一次是北京晨报还是哪来了一个媒体的跟我聊的时候,他转述了我的朋友王小峰的博客上的一些话,王小峰在这本书出来之前写了一个虚拟书评,然后杜撰了很多名人对我这本书的评价,比如祖德老师,还有郭德纲老师,说这个书不是杜撰的,是大杜撰的。其中引用了韩寒和冯唐两个人的评价,实际他们两个人没有评价,只是王小峰杜撰他们两个人的语气做了评价。然后他们找我来谈我不记得这个事了,说我看到这本书有很多人的评价,听的我脸都绿了,其实是王小峰杜撰的,我以为真的是韩寒说的,我作为小心眼我当时决定晚上写一篇文章把他们俩各自骂一顿,但是好在到晚上我想明白了,可能是王小峰杜撰的,确认了一下果然是他杜撰的。

至于说我的文字,首先我自己必须承认,书出来之后我在家认真读了好几遍,确实写的不错,文字是一流的,但是肯定不是超一流,但是我心目中的一流文字是阿蚁这些。希望大家对中间3万多字我成长的故事那一段多看一下。

柴静:你说比人家哪些成名作要好?

罗永浩:我觉得这样不好,在自己的发布会上点名攻击其他的成名作家这是很糟糕的方式,所以请允许我不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可以回头稍后等这个书卖过去了,一般一个图书推出去6到12销售期过去了,过去之后我说哪些文字比哪些成名作要好。

柴静:以前罗永浩说他每次上这种访谈会紧张,我不信。后来我们一块玩杀人,世界上最弱的杀人不用猜,只要摸他的后备全是汗。

罗永浩:所以我知道我混的多不容易。小的时候一伙去打架,双方的实力都不知道,但是我就吓的冒汗,看我冒汗他们就打,我们就被打的很惨淡他们不带我就不会出这个问题,他们都处于劣势的但是没有人冒汗。我一直对柴老师的认识是比较坦诚,比较没有心计,比较不善掩饰,比较杀人总是要眨眼的,但是那天我观察到确实她杀人不眨眼,为什么?非常冷静沉着,以至于后来我都有点怕她了。就是这个原因,我不知道杀人游戏这个东西到底谁想出来的,我觉得确实是非常灭绝人性的东西。

柴静:回到文学上来。我看了豆瓣上这个评论,说全是语录,说你的书文学性不强。

罗永浩:是这样,他肯定只看了后三分之一,因为前面完全不是语录。文字有两种,一种是浑然一体,整个非常牛,但是单独哪个句子都不出彩,我们古人说的不能句摘。文章非常强的,但是摘出来都不出彩。我自己没有刻意怎么样,但是陆续有些话传开了,我在网上找到文字版的老罗语录,第一条说日本男人喜欢看什么片,日本女人喜欢拍什么片,那里面有10%的内容不是我讲的,90%的内容是我讲的,但是转述的非常糟糕,一个文字非常差的人转的,我发现很糟糕,但是即使那样也非常流行,所以我这次出书的时候想了想,到了最后的节骨眼上我就整理了一些我自己这些年陆续写过的博客文章,我有一些话写完了重新一看很感动,心想这是谁写的,曾经带给我过这种感觉,我就摘录了十几句附在这本书的后面了,但是也是从网站上看读者反馈发现他们对这部分都很不满意,他们喜欢的还是日本男人喜欢看什么片,日本女人喜欢拍什么片这些东西。有的时候我的人气首先不一定是我希望的,除了在卖书的节骨眼上对这个人气不反感以外。大多数对我人性不了解的导致的这种情况其实还是挺排斥的。

罗永浩新书发布会34_罗永浩发布会

柴静:他们没明白你叹气什么意思,但是鼓掌象征一下。我发现即使很熟的朋友对你的期待也把你当成单口相声的大师,你会觉得悲哀吗?

罗永浩:还好吧,谁忍心为他悲哀呢。他是骨子里很单纯可爱的朋友,所以实际上我不忍心为他做任何事。除了对他好的事。听你说的他那篇我也看了。

柴静:中间这部分是新写的,我记得当时写的时候我有一个疑问,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再往下写,像普鲁斯特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罗永浩:你提到普鲁斯特我觉得我的文字跟其他成名的作家还是有差距的。我刚才提到很多成名作家的文字好,但肯定不是跟普鲁斯特这种理论,所以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柴静:我的意思你把那部分作为完整的书来讲,有的人看起来写的更有诚意,或者写的更完整?

罗永浩:实际上后面还有大概5万多字是没有发的,这个也在前言里讲了,我觉得10万字足以撑起一本书,后面5万字砍掉的情况下还出版了。后面5万字两个原因没有发,我不知道你看没看序,我可能直接看了文字电子版,出版社要求不要流传出去,不是我的原因。所以你可能没有看到书的前言,前言里说我砍掉几万字的主要原因是,大家知道一般写回忆录的人都是70、80岁开始写,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为什么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写一个回忆录,到中年的时候写一段,晚年的时候写一段,但是我写回忆录写到20岁就发现为什么七老八十才写回忆录,问题是你写回忆录的时候难免要写到你的爱情故事,但是当事人都活着,七八十岁写回忆录的时候要么当事人都死了,要么老到不当回事了,我20多岁写一些东西,尽管我把当事人的名字都隐去了,但是我老家朋友圈子里都知道写的是谁,我以前的女朋友他结了婚他老公我也认识的,是我的老同学,所以尽管这里边有一些东西你不方便发表,因为一旦发表可能给别人的家庭生活带来一些不愉快。虽然没有什么很怎么样的内容,但是毕竟会带来一些不愉快。这就是为什么删掉这部分的原因。还有一部分因为在前言里讲了,我在2006年离开新东方的时候我的下一份工作是做网站,而且牛博网我做了两年多。2008年我又回到老本行做英语培训了,所以跟我的老东家是竞争关系,使得我在新东方时代的回忆写了也有几万字,这个其实是不太方便发表的,因为我没把它当成材料写,但是不免避免的写到理念的冲突,以及为什么离开他们这部分内容,这个也是写到一本书上发出来的话,可能会被当成是打击经营对手的目的,所以考虑到这两点我很为难把这部分给拿掉了。那么这两部分我会在什么时候发表呢,第一就是七老八十的时候,以前的女朋友都死了,或者是将来看谁身体好了也可能我先死,总之要么都死了,要么她老公死了,但是我不盼这个,我只是说要等到那个时候,也有可能他们两口子都老到对这个事情完全不介意了,这样的时候我可能会把那部分发出来,这个可能会比较晚一些。我原来也有一个计划是写一个长篇小说的,所以我可以把我的真实的经历和感受以小说的形式发出来,有真有假的,这样的话可能会好一些。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我跟我的老东家新东方的那些恩怨以及我在新东方时代的一些感受,还有我跟他们的一些冲突,我会选择在一种情况下发表,就是我这个学校做的特别好,特别大,以至于把新东方都灭了,灭了的时候我以打落水狗的姿态,遵循鲁迅 先生的遗教,以打落水狗的姿态写出来,但是我们是小机构,他们是大机构,这个很丢人。等他把他们灭掉了。我们主营的

业务把它全面灭掉哪一天,我们市场份额把它大的哪一天是我公布的哪一天,但是那部分的公布不用七老八十,也不用谁死掉,大家活蹦乱跳的挺个十多年就行了。如果我们从业务上把新东方全面灭掉我就公布这段文字,我还会多写一些,如果我们永远干不掉它,我就永远含恨把它埋在肚子里,这是一个职业尊严的问题。请大家谅解。

柴静:你原来说新东方是理想的学校,后来堕落了,所以你要办一个理想的学校,然后他们说你们俩不都是商业机构,谈什么理想,又不是反清复明。

罗永浩:你问到这个问题不可避免的攻击到新东方,我不回答,但是至于怎么样,上过课的同学心里还是有数的,读新东方的同学,他报一个如果满意他会把另一个也在这个学校报,比如我先报托福,上完课满意再报一个别的。但是有一些人上完课觉得不满意,或者觉得就这么回事,可能会尝试另外一个。基本上我觉得尝试过不同学校的同学都会有一个感受。还是不太方便说??

柴静:还是说文学吧,我看到你在报纸说王小山写的不算。

罗永浩:如果他是骂我欢迎你继续往下说。如果是夸我的话,江湖上都知道他只是帮亲不帮理的人,他的动机是高度可疑的,可疑的意思不是要讨好我,他是我大哥,但是可能私交虚写的东西不具有任何参考价值,但是骂我的可以说。如果是夸的就别说了。

柴静:说你跟王朔可以鄙见。

罗永浩:这个我不反对,王朔写的很好,我是他的粉丝,但是差距还是挺明显的,我是王老师的粉丝嘛。

柴静:要说人家有点疑问。

罗永浩:人家?

柴静:就是王小山。

罗永浩:王人家怎么说?

柴静:你今天跟大家说励志,说成功,其实你本身是一个特别大的偶然。比如你当时要没进新东方,或者讲课的时候没有被学生录下放到网上你不会在新东方,然后你就不会办牛博网,就不会出这本书了。

罗永浩:我也经常感慨无常的人生,但是是这样,如果人家说我一些成就的事情全都是必然的话我觉得这也是不成立的,这里面有很大的偶然因素。但是他们如果把它说成是偶然的,我也认为有很多必然的因素,我只是客观的看待这些事情,我并不是抬杠,你说偶然我说必然,你说必然我说偶然。我觉得是这样,首先我一直同意一个观点,我们看一个人怎么样是看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不是他做成了哪些事情,希望大家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我们看一个人到底怎么样,是看他骨子里什么样的人,而不是他做成了哪些事情。比如说我接受媒体访谈,有一些教育网站,教育频道经常找我,因为我自己做的是教育行业,同时也是一个比较

特殊的例子,在教育体制内待到了高中就自己离开了这样一个例子,所以他们经常拿一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去说一些道理,比如说比较常见的是提到我,还有提到韩寒,还有提到有那么两、三个在中国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也比较兴风作浪的那么几个人,他会拿这些去举例子讨论到底上不上大学,可不可以这样的事情。我自己是觉得就以我很喜欢的韩寒为例,我的感觉是这样,比如说他的成名和后来赚到的钱成就到的事业等等,也有很大的偶然性,大家知道当年他去参加新概念也是跟郭敬明一样的路线,是新概念大赛得了一等奖出来的这么一个人。当时因为这个出了名,然后被新闻报道,同时书商出了他的书运作的也非常成功,所以他就成了名。但是这个成名也是有一定的偶然性的。但我始终有一个看法,就是如果韩寒当时没有成名,也有可能他后来没有赚到很多钱,没有得到很大的名声,也没有那么多的女朋友等等。但是即便这些又没有又怎么样呢?你可能只是没有机缘认识他,因为他成了公众人物我们有机会认识他,如果没有这样的机缘你可能不认识他。但是如果有一天路过上海郊区的那个小镇,碰到一个默默不问的年轻人叫韩寒,如果你有幸跟他坐下聊聊天,你仍然会感觉这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你有没有成就名义的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本来就是非常好的人。因此我的感觉,就像回到你的问题上,王小山提到的这个东西,我觉得如果我这一生默默无闻在东北小镇里很寂寞的死掉了,也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小镇的年轻人,这跟我做成了哪些事业其实是没有关系的,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当然终究要老的,不一定老是年轻。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和一个功成名就的人,两个人可能是一样牛的,只不过一个被更多的人知道,另外一个人只有小圈子知道,仅此而已,所以我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问题。

柴静:还有一个问题,这本书的后面因为博客中写过它,引了一句话,后来还有一个小小的风波,我这句话很多人喜欢落博是因为他剽悍、叛逆、怪异,但是他有罕见的温柔。有一个哥们说柴静在网上说可真是一个温课傻妞。老罗在公共领域还凑合。

罗永浩:他没说凑合,他说公共领域做的挺好。

柴静:你把后面的话说了吧。

罗永浩:批评的还真想不起来了。他的印象我印象特别深刻了。我有这种感恩的驱动力,觉得夸的真好,但是骂的我想让他骂嘛。

柴静:意思就是说他的个人生活中是一个挺小心眼的人,然后挺在意别人看法,有什么仇也必报。

罗永浩:对,我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是我家里把自己弄上神坛上的时候意识到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些缺点我都承认,严格的讲不算缺点,只能说特点,一个人小心眼有什么不对呢。只要你道理站得住脚,是非没有问题的话,没什么关系,在这方面我对自己要求并不是很高,我只对大的原则性的东西要求非常高,这方面我看的非常淡,无所谓,说实话我也努力掩饰我的小心眼,在过去。因为我毕竟是一个胖子,然后小心眼可能审美上不是很配套。所以我也做过一些克制的东西,但是群众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你隐瞒不了太久,时间一长大家都看出你是小心眼,也只好承认了。

柴静:之所以提这个事是因为我看书评的时候有人说了一句,说看你三万字的时候有一个感觉,觉得你不断的在反思,在纠结,他甚至觉得你总是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回忆自己的

过去,你怎么看?

罗永浩:我觉得我不用站到道德的制高点上,我站到哪,哪就是道德制高点。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完人或者是一个圣人,但是在我这37年的生命力,确实我在身边的人里极少见到道德方面,自律方面,原则性方面比我对自己要求更严的人,只是我嘻嘻哈哈怪了,他们有的时候把这句话当成玩笑。刚才那句话说的真好,我再来一遍,我不用站到道德制高点上,我站到哪,哪就是道德制高点。但是我觉得还有很大提高的余地。

其实最近我也有一些感受,回头我整理一下,我脑子最近比较乱,我整理一下,回头对这个问题我还会深入探讨一下,为什么我往那一站那就成了制高点。

柴静:刚才王小峰跟我说,他也是心疼你。

罗永浩:是,谁不心疼。

柴静:他说你在意他,看很多的看法,还给人退书。他说你不用蹬鼻子上脸,何必那么在意呢?

罗永浩:这一点我也不知道什么,我是分状态的,男人也有生理周期,有的时候比较低潮,压抑一些或者心情不好,这样时候我挺愿意跟他们较劲的。但是退书不是较劲,首先你既然觉得上当了,我事先也公布过这些内容是什么,但是你如果仍然觉得上当了给你退就退了,因为这个书退过来对我来讲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是我在网站上,王小峰的网店还有张力欠的网店在卖我的签名版,我自己也准备做一个网站卖签名版,他退回来我签个名还能卖,只要没有污损的就可以,你觉得上了当,凑巧我公司有人员,他们时间用的不是那么满,对我们来讲是举手之劳。这里面有没有现实的考虑呢?也有,比如我把这事做的这么敞亮,让你完全说不出话,也有话题性,有话题性对卖书有好处。我原始动机不是要炒作什么事情,既然你不满意了,我顺便楼草打兔子一块做了。

柴静:也有人说“高实在是高”。吐血退货。

罗永浩:吐血退货不一定,如果人家做过效果就不那么好,那只是单纯退书,现在变成多功能的事情了。

柴静:你不会觉得这样做会有人反感吗?

罗永浩:我不介意。首先这句话好了,我给大家讲商业营销知识的普及课,首先有人问你为什么写近30年的中国,这30年的数字哪来的,你到博客上、论坛上去看大家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所以从营销的角度显然是非常高明的,因为你给一个具体数字,他很容易就产生疑问,为什么不是20年或者40年,偏偏是30年,你给我讲一讲,就会产生这样的效果,这也是我写这句广告词的原因之一,它并不是阴险的,狡诈的,是聪明的,是智慧的,并不是骗你的,这方面没有问题的原则下动动脑子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单单为了噱头起了30年,原因也不是,我起这个名字咱们刚好是改革开放30年左右,从三中全会搞经济改革到今天,中国社会普遍感受到的大家日子好过一些了,但是整个社会的道德集体下降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30年我看到的励志书就这两种,一种励志的故事,励志的主人公都是官方包装

出来虚假的东西,比如张海迪、雷锋,里面掺杂大量假的东西,造船运动。另外最近十几二十年主要是大片里写的,就这么几种。我提出30年有感而发,同时著名30年有文学效果。

我再举个例子,牛博网去汶川赈灾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我书里提到一个干涉,我这一生做的好的选择,绝大多数的选择通常都不是特别纯洁的。因为我作为一个想问题特别复杂的人,我一件事情想做的同时也能想到很多与之相关的东西。比如5.12的时候我和牛博网的合伙人黄斌老师,黄斌老师他来了我很感动,他基本上是个忙人,他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我们当时决定去四川赈灾的时候就是这样,5.12当天知道了地震,晚上回家看到了新闻报道,看到了那个惨况,我们凑巧手里有人气的牛博网平台,我们可以利用它做点事情,商量好了之后我们同时马上想到我们一旦去赈灾,去做了这件事情,肯定会被媒体关注,一旦被媒体关注,对网站是有好处的,所以你懂我意思吗,我不是为了网站的好处去做一个事情,但是我做一个我认为是正确的事情的时候,我考虑到了这个好处,这就跟另外一种我佩服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比我纯洁,他们做一件事情不想那么多,只是想很单纯的事情,我从来不纯洁,我巨复杂,但是我不能因为人家考虑我去灾区赈灾是为了名誉。所有媒体找我们的时候我们只谈赈灾的问题,不谈别的,免得让人家觉得我们是为了名誉。你做好事首先有这个驱动,做这个事情有可能得到公众的认可,实际上牛博网因为汶川赈灾的事情知名度翻了好几倍,这个是我们事先就能想到的,但是我们不能考虑这个结果,怕人家说我们我们就不去做这个事情,我这辈子总是感觉活的很累,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首先要想它是否正确,去做的时候还要考虑它可能产生各种好的影响和坏的影响。刚才柴老师问到?

柴静: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也不一定像你这样非得把它说出来,你是为了满足我自己是一个诚实的人那种感觉吗?

罗永浩:基本上应该是吧,但我怎么觉得你说的很难听,不会我不会生你的气,我觉得是应该这样,我这辈子我写成长经历的时候写了很多,我从来不认为我天生就很牛X的人,我是努力做一个牛X的人。我的朋友曾经讲过一句话,要为我们年轻时候吹过的牛逼奋斗终生。我自己对这句话是深有感触的。年轻的时候比较单纯的时候,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牛X的,你朝着那个方向努力,但是岁数大了就放弃了,我要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为什么要努力呢,我不是天生就很牛X的人,但是有很多人上初中小学的时候每个人不是特别懂事,但是每一个班,总会有一、两个男孩子身上具有天生老大的气质,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经历过,他岁数很好,做事很有担当,让身边的人很佩服,是具有天生老大的气质,我自己想朝着这方面努力,但是我天生就不是这样的人。我书里提到比如我和小朋友干了什么事,被大人抓住吓唬我就供了,供了只有我觉得我非常自卑,我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是换了我们那个圈子里的某某某,死也不会把大家供出来,虽然他也没有成年,13、14岁,但是身上有这种体质,我小的时候受了这种感召,所以我就想朝这个方面努力,是因为小的时候有压力才要这么做。刚才柴老师问到为什么把诚实的东西表现出来,我有这样的驱动力,我不是浑然天成的,天生牛逼的人,所以我要给自己一些压力和动力把它完成。但是柴老师既然语气那么难听的说到了,我也说一下,实际上你真正做到了之后,你去展示你的诚实,展示你的善良,展示你的正直其实也是很有快感的事情。这也是我不知疲倦的全国高效的训讲的原因。希望大家有一个认识,我原因展示这个东西的原因是很有快感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它对别人有伤害的所以我这么做了,哪一件事情有快感对别人有伤害呢?这是我35、36以后逐渐意识到的一点,我年轻的时候特别不理解,为什么那些成年人喜欢跟年轻人倚老卖老,我特别讨厌。但是我到35、36岁我赫然发现,如果不意识清醒板着自己的话,我也很喜欢跟年轻人倚老卖老,我觉得这是很有快感的,但是这种快感给别人带来伤害,这是

罗永浩新书发布会34_罗永浩发布会

不对的。但是有一些快感对别人没有什么伤害,比如我出去吹吹牛逼对别人有什么伤害,所以我吹了,事实证明大家都很喜欢,喜欢我们就双赢。

柴静:刚才罗永浩上来之前上来的光头那个时候我认识他,我是湖南卫视的主持人,是新青年的解决,特别糙的节目,站了工会大礼堂,底下站了一千多人,谁也不认识,我们那个时候做的很怪异,中国新锐诗人,下半生写的诗人,上来一个光头,24、25岁吧,拿张纸大大咧咧开始念他写的诗,那个是电视节目,我们台长坐在下面。我还记得,“南川兄你问我,我的文学成就究竟有多高,我可以告诉你,我正在通往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我们台长坐在第一排笑的前仰后翻。十年之后我很高兴看到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能够做到与人无害,与己无害的事情,希望他们能够一直狂奔下去。

沈浩波:下面就进入访谈的环节。下面观众和媒体可以自由的发问。

提问:七爷您好。有两个问题。前两天我和老罗培训的工作人员交流,说你做大以后还会拍电影,什么题材?

罗永浩:当然。是这样的,我在2003、2004年的时候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过一年的导演戏的进修班,后来一直没有拍电影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钱,在中国如果用胶片拍电影要300万,正常要500、600万,请一个明星要1000万的样子。我们没有操办这个事情原因还是钱。所以我刚才回答另外一个朋友的意思,如果将来我们有很多钱可以做很多快乐的事情,其中就包括看电影。我原来想我这个机构赚了钱自己拿几百万,如果这个商业机构做的很成功几百万不算什么,如果拿几百万烧掉拍电影,拍好了就高兴,拍不好就收起来。有可能我这个梦想提早实现,我还没有签订合同所以不能提前公布,但是我这本书出来之后有一些中国的影业公司看中了这个题材,他们注意到这个在排行榜上总是跟杜拉拉排在一起的,他们觉得杜拉拉拍了电影很受欢迎,这个拍电影也很受欢迎,而且我演讲里面随处可见好玩的东西特别适合做喜剧电影的小噱头的,所以他们希望参与进来,不但买这本书的改编版权,同时让我参与拍电影。在中国有很多特别有才华的导演我也知道一些,如果这个运作顺利的话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进入实施,但是合同没有敲定,只是初步谈了意向,所以我不能提前公布这家影业公司的名字,但是还有一个想说的,这离我的梦想差了一步,我的梦想是当导演不是当制片人,我走进影视圈第一步是以制片人出现的,我卖了改编版权我初步谈的只是两年左右,这样两年内你不拍的话这个就过期了,两、三年以后老子自己拍更好。还有他们提出好玩的条件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如果我们签订这个合同就要进入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和运作,这就需要我们在协议里注明,签协议两年之内不能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导致给我们带来财产上的损失,要求我签这样的东西,我觉得挺好玩的,我生平第一次被人提这样的要求,我觉得这对我基本上影响不大,所以我就同意了。

提问:刚才我看王小峰老师,我想问曾轶可今天来了吗?

罗永浩:她当然没有来,她演出比较忙。

提问:我看你一如既往的支持她,每次演唱会你也去。

罗永浩:也没每次都去,尽量去。

提问:那天诅咒演唱会你也去了?

罗永浩:我没去,因为是推销书的一个会。那是一个书店,这跟酒店不一样,那就是书店,那的老板肯定要卖书,我跟大家谈的美好、高尚的东西,过一会儿让他们掏钱签字很别扭,我问磨铁带多少书,磨铁一共带了104本,来了200、300人,做活动的时候过程中越来越别扭,最后只好把那部分书款都捐了,感受还好一些。有两种情况,图书签售,比如西单图书大厦,就不跟你交流,就签字,然后他问你怎么回事,没有,你交钱,签售。还有一种可以交流交流,扯蛋扯蛋,不要卖书。当时我没有考虑跟曾轶可演唱会是冲突的,我就同意了,同意公告发出来了,后来因为身体有毛病取消两场活动,但是当时身体没有问题的情况,因为罗老师赶赴曾轶可的演唱会,所以签书会就不去了,钦此。后来那两场签售会有很多臭流氓在那闹事,我没去还好了,曾轶可是非常年轻的小孩,我觉得这种事情是非常恶劣的,我看的两场都还好,恶心的东西没有看到,那天错过了,听说唱了八首歌。你去了吗?

提问:没有,我听一个朋友说的。他唱乌兰巴图的夜。然后底下有人突然说牛逼。

永浩:我虽然身在教育界,但是真是掩饰不住我的真性情。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那样时候我高兴一下比让人说你这个校长在那说牛逼这种话我觉得可能比这个好一些,我更在意生活质量。

提问:我觉得您每天这么忙,她演唱会你也去,你第一本书发布她也不来太不给面子了。

罗永浩:我不是这样子的,我跟你的逻辑不一样,我们对一个人好,不是意味着他必须对我好,如果你这样的话,我对你将来的感情生活忧心忡忡,我希望你尽早培养一个健康的人生观,不要觉得我对一个人好,他就对我好,这是非常不健康的。

提问:我是跟您开玩笑。

罗永浩:看得出来,我是回了一个非常严肃的玩笑。

问:做事非常认真的品质,这种环境下怎么养成的?另外人至清则无鱼,把事情想的清楚会不会让身边的朋友更别扭?

罗永浩:这一点还很好,我跟家里身边人处理的不说圆滑,比较得体,比如有的时候我会陪我老婆谈谈星座之类的话题,是为了增进感情我会做这方面的尝试。

我怎么变的严谨的,是这样,你对一些东西的感受是否强烈,并不一定都是读书和思考得来的,有一种思考,对善恶每个人感觉不一样,有的人感觉更强烈,所以更愿意坚持一些东西,还有的人对这个比较模糊,所以他的一生不是坏人,只是道德感模糊的人,他对是非善恶没有很强烈的感受。这个从基因上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在这方面其实倒没有做特别大的努力,因为我有时候为了获取个人利益也会考虑做比较糟糕的事情,但是这可能给我带来的心里上的压力和事后的那些不愉快要超过别人。那我感到承受它可能是更痛苦的事情,所以我比较容易的选择坚持下来,这方面我没有做格外多的努力。但是还有一种情况,人基因不一样,有些人对这个比较模糊,有的人感受比较强烈,还有最糟糕的,有一些人天生从别人的痛苦上获得快感,这个我相信你也听说过。比如说有一些监狱里的伤害罪入狱的罪犯,

给他们看录像的时候,做一些实验,比如看到人被折磨,被殴打,而血腥虐待会分泌一些东西让他产生快感,这一点每个人并不是很公平的,我这方面我没有刻意的要坚持什么,还是比较容易的,所以我可能提供不了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问:你老了以后会不会像今天一样操蛋?

罗永浩:我会越老越混蛋的。

提问:第一个问题你一直自称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我想从知识分子的角度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能不能谈一下从知识分子的眼光比较一下韩寒或者李敖他两个人。第二个我们大家都喜欢你这个人,是你讲话过程中虽然我们说的是扯蛋,但是蛋中间渗透了独立思考。然后你在我们学校的时候,我是哈尔滨学校出来,你在我们学校也讲过一句话,说宁可40岁李敖死不掉,李敖70岁在北大演讲的时候说一句话,争取言论自由要靠智慧,相对于李敖这种争取言论自由的方式和在监狱里蹲着的这些人,您怎样看待争取言论自由靠智慧,你真的没有欣赏过40李敖以后的人吗?他同我们庞大党的这方面,他有没有值得肯定的地方,40岁的李敖。

罗永浩:任何人在40岁以后都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是整体上我对他40岁以后基本上是否定。先回答第一个问题韩寒和李敖两个人怎么看,我是觉得首先韩寒在这个时代能做的很李敖在台湾那个时代做的条件完全不是一样的,各自的条件下都做的非常好,但是我对李敖看的书越多,跟他相关的东西看的越多,认为他可能不是基于一个正义的道理选择了正确的一方,比如他跟国民党的斗不是基于正义的角度出发站了正确的立场,而是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智力上的藐视。比如你是一个傻子党,我就讽刺你。在书里有的时候反映这一点,而且斗争会采用不择手段的方面,这种东西你要把李敖和韩寒比的话,我从韩寒身上没有看到一点不光彩,或者以我的原则和道德观来看有问题的事情,但从李敖身上我看到很多,包括他年轻时候,整体40岁以后表现令人钦佩的。至于后面提到斗争智慧,北大讲了一场,清华讲了一场,复旦讲了一场,第一场讲的很糟糕,训斥了一痛,第二场主办方给了压力之后,跑到清华之后可以看到表现有多恶劣,在北大金刚如木,在清华菩善滴梅,佛经里讲的是不同的形成。还有一场说李敖给凤凰卫视给我党舔了那么多屁股,目的是给北大放了一场炮,实际他在北大也说了这个东西。我是觉得怎么讲。如果你用那么多长时间误导那么多们,产生那么多不良后果,为的在北大放一次炮,你不会觉得是斗争智慧,这简直是精神病,你做的危害远远大于最后一场找回来的东西。他是什么目的我不想妄加揣测,好在他快死了,我也不用那么担心了,以前我很担心。你要理性看这进事情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基本上不为这个人伤脑筋了,对我来讲是可喜的进步,对你来讲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反正他也快死了。

提问:我知道,但是李敖抨击国民党不是现行体制外的人抨击的那样。他有他的智慧,李敖他还提到一点,年轻的时候是激进派,那样害怕老年的时候是保守派,会不会人都有这一点?

罗永浩:我觉得他说那个话也都类似演讲技巧或者是玩笑性质的,他试图表达的东西就是老了以后不要变成中庸保守,仍然保持理想主义状态和激进的状态,这是很好的。从这个角度回答我觉得我老了仍然很混蛋,但是他自己是不是这样做的我觉得是非常可疑的。

因为时间关系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坚持到最后,因为我们之前设备和准备出了一点点问题,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所以向大家再次表示歉意。谢谢大家!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相关文章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