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虞姬配偶关系考辨
广告位 ID: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dede168.com

项羽虞姬配偶关系考辨

2016-02-20 12:08:49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虞姬和项羽 爱情故事 项羽虞姬配偶关系考辨 

《项羽文化》2011年第三期发表宁业高论文

项羽虞姬配偶关系考辨

——兼与王立群诸先生商榷

宁业高

摘要

《史记·项羽本纪》、《汉书·项籍传》曲笔讳隐,使得项羽虞姬的配偶关系或夫妻或主妾幽遏不明,史存其说,扑朔迷离,委实一宗千古谜题。随着“项羽文化热”在海内外渐次升温,“霸王别姬”情感五洲,虞姬的配偶身份更为人们关注与曷问。有学者讲坛断言“虞姬只能是项羽的妾”,然依据阙豁,又引起学界纷争,此乃虞姬、项羽研究时空中虽非首要然实不可忽略的重要课题。笔者研究虞姬多年,留心细阅典籍,详检历代作品,本文甄别先贤今哲观点,拟从史、书、剧、诗、礼五个层面梳理剖析,力图从中引出一个合乎史实令人信服的结论来。虽不敢云酌古准今,足垂无斁,亦庶几少正舛错,略补挂漏。抑或兼给项羽身世完整性与爱情纯真性研究端正视角,提供某些观点与论据。

关键词虞姬;项羽;夫妻关系;主妾关系

中国古代行取“一夫多妻”制,大凡帝王宫苑,皇后坤首,嫔妃如云,盖贵族官僚,亦正室有妻,侍妾成群。一般士人,纳妾现象也都较为普遍,稍见富贵,旋即循此。古代婚姻关系中的所谓“妾”,是匹耦于“夫”的一种称谓,同时也是相别于“正妻”的一种偏室含义的配偶身份。随着婚姻观念文明化与法制化进展,即使规定“娶妾仍立婚契” ①,然“夫”与“妾”的关系绝不是对等的夫妻关系,而往往表现为主奴关系,妾以夫为主人,以正妻为主母,地位仅比奴婢稍高些而已。

古代社会生活中,人们特别讲究名份,家庭日常生活和家族交往更是重视身份,尤其是已婚女人。在研讨或认定古代女性人物身份和彼此关系时,盖取审慎态度而不宜轻作妄言。惜《史记·项羽本纪》、《汉书·项籍传》只记虞姬是常随项羽的贴身“美人”,没说她是正妻还是侍妾,故遗下了一道两千年来一直追究而难以弄清真相的历史大谜。

虞姬的是项羽妻还是妾?不仅对于虞姬人物认知与人生评价都十分重要,也直接关乎项羽爱情纯真性婚姻完整性及其人生意义的研讨,是虞姬暨项羽研究时空中虽非首要然实审慎而不可忽略的重要课题。因此,多年来,笔者留心细阅典籍,详检历代作品,甄别先贤今哲观点,拟从史、书、剧、诗、礼五个层面梳理剖析,力图从中引出一个合乎史实令人信服的结论来。

一、史证:虞姬是项羽之正妻

关于项羽、虞姬的配偶关系,《史记》研究专家王立群先生颇有研究,并做出了明确结论,其《读〈史记〉之项羽》②有这样一段文字:

项羽的妻子是谁,史无明载。《史记·陈丞相世家》载:陈平

曾对刘邦解释自己为什么弃项羽而归刘邦时说:“项王不能信人。

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据“妻之昆

弟”四字分析,项羽肯定有妻子。因此,虞姬只能是项羽的妾。但

经常伴随在项羽身边的女人只有这位虞姬,史称虞美人。项羽垓下

被围时,虞姬还在项羽身边;项羽唱了著名的《垓下歌》:力拔山

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据《楚汉春秋》所载,虞姬也和了一首歌: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

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汉兵已经攻占了楚地,四面都是楚

歌之声。大王的意气已尽,我还活着干嘛?

读了上文,知王先生结论很明白,项羽另有妻子,“虞姬只能是项羽的妾”。读了上文,我们也同样很明白,王先生的这个结论纯出于一己的推论与臆想,根据就是陈平的那番对话。这话出于《史记·陈丞相世家》。③

原文曰:

汉王召让平曰:“先生事魏不中,遂事楚而去,今又从吾游,

信者固多心乎?”平曰:“臣事魏王,魏王不能用臣说,故去事

项王,项王不能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

不能用。平乃去楚,闻汉王之能用人,故归大王臣。”

众所周知,陈平初事魏王,后改投项羽,旋又离弃项羽改奔刘邦,他如此频频改旗易主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面对项羽的政敌刘邦评说项羽,其言客观性如何?诸如此类问题,搞秦汉史研究也好,搞陈平、项羽人物研究也罢,盖都需加严目正视与冷静分析。然王先生断言虞姬与项羽的配偶关系的依据只是那“妻之昆弟”四字,所以我们在这里可暂不置论。

王先生关于“项羽肯定有妻子”这一说法,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提出异议与否认,因为项羽是个成年人,是个已婚者,哪能没妻子呢。人们疑惑的是,王先生在一落笔时就坦诚交代,“项羽的妻子是谁,史无明载。”怎么只剜据陈平话中“妻之昆弟”四个字就能“分析”出项羽“妻”之所在?更令人惊讶的是,王先生又怎么就敢据这四个字竟然一口咬定“虞姬只能是项羽的妾”而绝对与“妻”无关呢!?

那么,项羽“妻”所在何处?王先生却没说,她姓啥名甚?王先生也没有说。我窃思,恐怕王先生本来就没得说的,因为古今图书似无除虞姬之外项羽还娶了谁的记载,民间也无传说。既然掘不出个“妻”来,那么,王先生何以断言“虞姬只能是项羽的妾”呢?这样的无据推论,其所遵循的是个什么逻辑?我们不得而知。三读其文,似乎不难发现王先生的“逻辑技巧”——前方无路逆转弯,掉回头向《史记·项羽本纪》讨说法讨根据——“史称虞美人”。读书人皆知,司马迁所说原话是“有美人名虞常幸从”,(《史记·项羽本纪》)班固略改,是为“有美人姓虞氏,常幸从”,(《汉书·项籍传》)他们谁说虞姬“只能”是妾?没有!谁说项羽除虞姬之外还有一个正妻?也没有。王先生近乎臆想了。

难道是王先生从“美人”这一称谓中发现了什么。古代宫廷设女官有称“美人”的,嫔妃往往也被称为“美人”。《汉书·外戚传序》:“美人视二千石,比少上造。”《后汉书·皇后纪序》:“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并无爵秩,岁时赏赐充给而已。”然而,众所周知,“美人”官号之设,下止于明朝,上起于东汉(前例“置美人”条即是东汉光武中兴之时之制),西汉尚无,而虞姬时在汉前,是为楚人,司马迁何以预设,“授”其汉宫之职?司马迁“有美人名虞”的“美人”之本义,应该是谓“容貌美丽女子”。当然,作“品德美好的女子”解,则更符合虞姬其人,但未必恰如司马迁此时之意和审美论女之标准。若把司马迁“有美人名虞”的“美人”偏作汉代宫官解,那不只是对司马迁本义不理解,本意不尊重,更是有意向虞姬头上倒垃圾,简直就是扣屎盆子。因她绝命殉身主因之一就是忧虑被掠入汉宫做嫔妃,这也正是她的道德观与人生价值之所在,“仓皇伏剑答危主,不为野雉随仇虏。”(元·杨维桢《虞美人行》)“贞魂化作霞千朵,不茁东风汉苑枝。”(近·易顺鼎《虞姬》)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