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李商隐的爱情诗
广告位 ID: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dede168.com

浅谈李商隐的爱情诗

2015-11-27 20:21:45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李商隐的爱情诗 爱情诗 写作技巧 浅谈李商隐的爱情诗 

【摘要】李商隐是我国古代的著名诗人,他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诗,而在这些诗中他的爱情诗引起了很多的争论,这些争论主要是从诗意的解说和诗的评价上来说的。李商隐的爱情诗可以分为有题诗和无题诗两种,都具有独特的悲怆清丽之美,而这其中也包含了诗人大量的情感轨迹和荣辱沧桑。这些诗和当时那些格调低下的艳情诗不同,写的形象美丽,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李商隐 爱情诗

李商隐写过不少《无题》诗,也有一些用诗里前两个字或句中两个字做题目的,也等于无题。这些无题诗大多数是写爱情的。另外还有一些有题的爱情诗。他的爱情诗约近一百首,占他现存的五百多首诗的五分之一左右。

李商隐有些诗表面看来是写爱情的,实际上却不是写爱情而是有所寄托的。他的爱情诗和这种有所寄托的诗极易混淆。李商隐的诗本来隐晦难解,而历代笺注家又加以附会和歪曲,所以情况比较复杂。

一、李商隐爱情诗的隐晦难解

首先,李商隐的诗大多是学庾信、杜甫等人的,用典深辟而且特别多,所以比较曲折,较难掌握。有的竟使人读过之后如坠入云里雾里而不知哪里。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玉谿生(李商隐自号)清词多句,……而用典太多,则为我所不满(《给杨霁云》《鲁迅书简》下册六九七页)其次,他力求“精纯”(元好问《论诗绝句》语),刻意为工。有时就免不了像王安石说的那样“语工而意不及”(《文献通考》卷十八下引),即陆游所说的“锻炼之久,及失本指,所削之甚,反伤正气”(《渭南文集》第三十九卷《何君墓表》)。他自己说是“题时长不展,得处定应偏”(《谢先辈访纪念拙诗甚多异日偶有此寄》)可以看出这种情况。第三,他用别人的诗体来写诗,也是难解的一个原因。钱良泽说:“义山学杜者也,间用长吉体作《射鱼》、《海上》、《燕台》、《河阳》等诗,则不可解,……疑是唐人之词,当时亡人自能喻之,传之既久,遂莫晓所渭耳”。(冯浩《玉谿生诗详注》引)。何焯举《烧香曲》为例说:“长吉诗虽奇,然指趣故自分明,若义山则徒令人循诵而莫喻其赋何事而。”(《义门读书记》)。他们的说法都是有理由的。以上几点都是在从写作技巧方面说的,但李商隐的诗有些写的极为曲折,诗意一层深入一层,表现了恋爱中的复杂、变化的情感,浪漫主义的气氛也相当浓厚。所以李商隐的爱情诗不可一律作浅近的解释。不过李商隐的爱情诗的隐晦难解只要是前三点,这一点却是他的蕴藉所在。这是应该着重指出的。连纪昀等人评他的诗也常常说是:“不可解”,屈复的《玉谿生诗意》,张彩田的《李义山诗辩证》,汪辟疆的《玉谿诗笺举例》虽然都有一些新的见解,但是出于主管的附会而不怎么可靠的也是不在少数的。

李商隐的爱情诗,特别是某些著名的作品遭到了异常可惊的曲解和附会。一千多年以来纷纷有人追随,弄得难解难分。有人竟然把这近百首诗几乎全部解释成了寄托,如吴乔,冯浩及至张彩田,汪辟疆等人。他们不是说诗人在写令狐綯与自己的交疏和陈情,便是说写他自己政治上的失意,等等。(吴乔《西昆发微》中引用杨孟载的话说:“义山无题诗,皆寓言君臣遇合,得其旨矣。”他的序文说:“义山少年受知于楚,而复受王、郑之辟,綯以为恨,……义山心知疏,而冀幸万一,故有无题诸作。”冯浩在注《即日》的时候竟然说:“穿凿之讥。吾所不辞耳。”)纪昀也说他的无题诗大多都是在讲美人香草之遗。此外,还有人解说这些诗几乎全是悼亡(哀悼亡妻),或者全是寻花问柳的作品。有人又主张不求甚解,如冯班曾说:“如见西施,不必能名然后见其美。”(《李义山诗集辑评》)而苏雪林则把这些诗解释成李商隐与宫嫔恋爱所作的,李长之却又认为“这些爱情诗主要是写给与他后来结了婚的王氏的。”(《李义山论纲》《文学遗产》一五二期)。这样的主观解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反而给读者造成了混乱。人们不禁要问:难道李商隐的爱情诗真的没有“达诂”的吗?

我不赞成冯浩所说的:“实有寄托者多,直作艳情者少。”但也不否认李商隐的作品中有少数是借爱情诗的形式以抒写讽刺寄予的内容的。李商隐晚年也曾说过“楚雨含情皆有所托”的话。比如《无题》的“幽人不倦赏”,“万里风波一叶舟”等诗就绝不是写爱情的。又如“待得郎来月已低”一首,也不是爱情诗。所以我们在谈李商隐的爱情诗时应该把这些去掉不谈。

二、李商隐爱情诗情感轨迹及特点

我国的封建社会里,青年男女的婚姻是不自由的,一切封建礼教的束缚使人一点活气都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谁也反对不得,自由恋爱也遭到封建士大夫的非议和曲解,连《诗经》的郑魏之风也被看作是“丧间濮上,亡国之音,”其中的一些爱情诗也被曲解为“美后妃之德”。而后世的爱情诗如六朝的一些民歌被攻击为“诲谣”或“浮靡”的,其实真正谣靡的倒是士大夫们自己做的那些宫体诗之类。这是封建王朝的一般社会婚姻状况和爱情诗被压抑的状况。

其次唐朝的宗教很盛行,如佛教,道教等等。因为皇帝的崇尚,而势力日益扩大,寺庵中有僧尼,宫观中有道士,女冠。女冠中甚至有不少是宫人,公主被遣入道的。青年男女们被迫与社会现实隔绝开来,精神上是苦闷的,因而发生了一些所谓“颇失防闲”的事情。对于这种现象我们不能简单的看做青年男女的放荡,那是过去封建统治阶级们推卸罪行的说法,他们特别对妇女尽其诬蔑能事,我们应该说在不同程度上,这些事情和别的恋爱事件都反映了封建社会里广大青年男女对于旧礼教和宗教束缚的不满和反抗,要求自由和突破封建势力的束缚。

这些都是李商隐的爱情诗产生的时代和社会背景。而李商隐的爱情诗我们又可以根据作者自身的经历和时代来进行具体的分析。

(一)李商隐年轻时恋爱的作品

李商隐年轻时恋爱中的作品,恋爱的对象有宋真人姊妹和柳枝,但这两次恋爱都失败了。李商隐青年时曾入道,入道的动机,他自己也没有说过。他在《戊晨会静中出贻同志二十韵》中说了“我本玄元胄,禀华由上津,中迷鬼道乐,沉为土下民,托志属太阳,炼形复为人,誓将覆宫泽,安此真与神”等语,但并未涉及社会和家庭的原因,只是入静后给道士的赠答诗,不能从中看出他的入道动机。倒是从他的念于仕进来看,她很可能像唐朝很多入道的士人一样是想由此而被皇帝征召求得一条入仕的中南捷径。再从他与女道士的恋爱,也可以看出他和那种消极出世的虔诚教徒的思想不同的。我们不能简单的否认李商隐和女道士之间的这种恋情在当时封建社会里和封建礼教相冲突的进步作用。虽然这不能和《诗经》里所反映的那些劳动人民的恋爱相比,但是和《莺莺传》里张生,崔莺莺之间的恋情是略为相似的。不可以拿李商隐和女道士之间的恋爱来与他对歌妓或官僚眷属的轻薄态度(那些诗大多是后来做的)同等看待。

其实李商隐恋爱过的女道士可考的只有宋真人姊妹。他在《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这首诗里表现了对她们的倾心,但宗教的清规和旧礼教束缚着他们的自由。他吟到:

偷桃窃药事难兼,十二城中锁彩蟾。应共三英同夜赏,玉楼仍是水晶帘。

这首诗是说求仙的自己(“偷桃”指男人)和对方(“窃药”是指女人)不得和好相会,被水晶帘隔着。这是他当时的苦闷所在,另外《圣女祠》三首也写他和女道士的恋爱不得成功。《燕台诗四首》,据冯浩分析也是“有所恋于女冠”而作。《碧城三首》当然也是写自女道士,可是这些诗另有寄托,从“武皇内传分明在,莫道人间总不知”等句就不难看出,这些诗不是写李商隐自己的恋爱的。

苏雪林主观的说李商隐与宋真人三姊妹中的一人相恋,其余二人则和永道士相恋,但是最后李商隐的恋人也归到了永道士那边去了,永道士则成了李商隐的情敌。不仅如此,她还“考证”出李商隐曾和宫嫔卢飞鸾,轻凤恋爱。其实也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杂引一些似是而非的材料,加上主观武断得出的结论。可是说李商隐和永道士是情敌却没有任何的依据。而在《鸾凤》一诗中“旧镜鸾何处,哀桐凤不栖”,只是借鸾凤来比喻情人不在一起,下面接着又写“金钱饶孔雀,锦缎落山鸡”连用四鸟名,可以看出鸾凤不一定是宫嫔的名字。又如《永乐县所居一草一木无非自栽今春悉已芳茂因书即是一章》中也有“和嫩栖鸾叶,桐香待凤花。”《相思》中也有“紫凤青鸾并羽仪”,“鸾凤”一词在旧诗中作对偶或连用,指祥写或喻情侣,夫妻本是很平常的。李商隐诗中的“卢莫愁”也是用典,并非什么宫嫔姓卢的与他相爱。至于《镜槛》就是“镜台”(谢眺《咏镜台》诗:“玲珑类丹槛”)。即使认为《才调集》作《锦槛》用的是汉哀帝诏,不一定就是指皇宫,而按徐逢源的解释则不过是长安富家植柱结锦为凉棚。苏雪林甚至说庄恪太子案(她所称的“清宫案”)中被杀的有李商隐的恋人在内。《燕台诗》是追悼飞鸾,轻凤,并说李商隐郁郁而死与其有关,就更是主观猜测了。其实,单说年代也是相距很远的。

尽管说李商隐和女道士的宋真人的恋爱也反映了一点封建社会里广大青年男女对旧礼教和宗教束缚的不满和反抗,但这种反抗却是有力的。他写的这几首诗更充满了消极失望的感情,因此这些诗的思想性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

李商隐和宋真人的恋爱,从诗里看没有成功。后来,他又和洛阳一个十七岁的商人女儿柳枝相爱(《珍珠船》说她是洛中里娼,实际上不一定),在《柳枝五首》的序文里说得很清楚,这位姑娘是一个喜欢自由,不受封建约束的人,而且她很喜欢音乐,由于李商隐的庶兄的让山侄居与柳枝相近,曾在她家南柳下咏诵李商隐的《燕台诗》(写他和女道士相恋的诗,分为春夏秋冬四首,内容是寂寞相思之类的)柳枝听了便惊问:“谁人有此?谁人为是?”她拉断长带托让山赠李商隐乞诗,第二天李商隐与柳枝相见并相爱了。可是李商隐这时要同友人一道去京城,而那位友人却又故意把李商隐的行李先带走了,这样李商隐就不得不离去,这段恋爱便中断了。后来让山到京城去,说柳枝已经嫁作关东某贵人为妻子,李商隐感到很失望,便写道:

花房与蜜蜂,蜂雄蛱蝶雌,同时不同类,那复更相思?

虽然李商隐的曾祖父不过做过安阳县令,浙东西从事,官位都不算高,但他毕竟是唐王朝的宗室,和那个商人的女儿是“不同类”的。所以他用蜂蝶相比。这里说明李商隐对于封建的等级观念还是很深的。最后两首写的非常哀伤,说什么“如何湖上望,只是见鸳鸯。”完全没有对关东贵人加以谴责。由此可以看出他的感情也是非常软弱的。还好这五首诗有一篇序文,才没有被人指为寄托什么。纪昀引用董曲江的话说:“义山诗故多寄托,然亦有只是艳词者,如《柳叶五首》倘不留一序,何不可作感慨遇合解?”(《辑评》)不过。其他咏柳的诗如《曾柳》、《谑柳》、《柳》等,而如《赠荷花》、《嘲樱桃》之类,则各有寄托,与柳枝无关。即《垂柳》排律一首也不过是如屈复所说,是借以起兴不是直接咏柳枝的。

(二)他和妻子王氏相爱和王氏死后的悼亡诗

李商隐和他的妻子——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女儿,情感是相当深的,他在一再失恋之后,和王氏缔结的婚姻对他自己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当初他的同年韩瞻与王茂元的大女儿结婚后西迎家室,他异常的羡慕,说自己是:“南朝禁离无人近,瘦尽琼枝咏四愁。”(《韩同年新居饯韩西迎家室戏赠》)。而李商隐和他的妻子为何成婚在《旧唐书》里说是:“茂元爱其才,以子妻之。”《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诗中说“战功高后数文章,怜我秋斋梦蝴蝶。”之句可以参证。

李商隐和王氏婚后的感情非常好,特别是他自己政治上很不得意,而他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深厚。这场婚姻使他在政治上陷入了“牛李党争”,仕途蹭蹬,因而非常痛苦与抑郁。所以有诗说:“海燕参差沟水流,同君身世属离忧。相携花下非秦赘,对泣风前作楚囚。”(《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但这也没有影响他们夫妇之间的情谊。后来他要去宦游,也写了很多伤别的诗,比如说:“天涯地脚同茶谢,当要移根上苑栽?”(《临发崇让宅紫薇》)“露如微霞下前池,风过回塘万竹悲。……岂到白头长只你,嵩阳松雪有心期。”(《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还有《对雪三首》,自注“时欲之东”。冯浩说是“用意婉转,是别闺人之作。”这两首诗分别写了雪的气色,花样,性情,说它飞舞的态度是轻盈如霜絮,与月色争光,像梅花一样美丽。“欲舞定随曹植马,有情应温谢庄衣。”“关河冻合东西路,肠断斑骓送陆郎(陈朝陆瑜,用以自比)。”他是把他的妻子比作雪花的,并安慰她说:“龙山万里无多远,留待行人二月归。”就是说北地有龙山(在元中),风忽吹来,雪不觉远,况我东行更近,终当还归。又有《凤》、《念远》、《离思》、《揺落》、《即日》等客中思家的诗。《夜雨寄北》这一首更是语浅而情深,最为动人:

君问归来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首诗使我们大家最熟悉的,这首诗的好处在于从眼前的景色写起,推想何时才能相见共话此景,而当前无限思念之情却由此传出。纪昀说:“作不尽语每不免有作态,此诗含蓄不露,却又似一气说完,故为高唱。”(《辑评》)又有《初起》一首,也是蜀中私家之作。尽管这些诗除了写出一种真诚的爱情以外,没有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生活,但却是李商隐爱情诗中的较好的一部分,如果把《初起》特别是《夜雨寄北》等首诗从李商隐的爱情诗中划分出来(就只做写离乡背井,东西漂泊的生活来肯定)是不大妥当的。

在王氏死了以后,李商隐还写了不少悼亡的诗。有的是写的过分悲伤,但也表现了他对王氏的真挚的爱情。比如“更无人处帘垂地,欲拂尘时簟竟床。”(《五十二兄与畏之员外相访见招小饮时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过招国李家南园二首》说旧寓以为别人所住。“雪絮相和飞不休”使他想起了当时和妻子共同联句的情况,《房中曲》写他们昔日的相爱是“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据屈复《玉谿生诗意》)可是如今却是“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人亡物在,使他感到“愁到天地翻,相看不相识。”而他也因此患病。他说:“秋霜腹疾俱难遣,万里西风夜正长。”(《五十二兄与畏之员外相访见招小饮时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许靖犹羁宦,安仁复悼亡。兹辰聊属疾,何日免殊方。”(《属疾》)。他的钟情于王氏,是处处可以看的出来的。而最为悲伤的哪一首诗可以说是那首《正月崇让宅》了:

密锁重关掩绿芳,廊深阁迥此徘徊。先知风起月气晕,尚自露寒花未来。蝙拂帘旌终辗转,鼠翻窗网小惊猜。背灯烛共余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

这首诗前两句写崇让宅的荒凉幽深,中间四句写景物不堪愁对,末两句又好像忘了屋宅的荒凉一样,背灯与余香语,还独自唱起《起夜来》曲。不过这首诗虽然表现深刻,但毕竟是过分哀伤了,令人读后有些毛骨悚然,所以对于这些悼亡诗,我们不应该过于肯定。

(三)不知道他所写的恋爱对象是谁的爱情诗

这一类诗是我们不知道他所写的恋爱对象是谁,应该是他概括的抒写在恋爱中的情感变化的,不一定写的是宋真人或柳枝或者是王氏的爱情。这些诗也或者是作者把他的生活经验概括总结的结果。李商隐曾写过一首带有总结性的爱情诗《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对这首诗的争议也是最多的。有人说“锦瑟”是当时贵人爱姬的名字,也有人认为“锦瑟”是令狐楚的妾。南宋初年的胡仔又将这首诗解释为咏瑟,这一说法为王世贞等人所同意。其实我们可以完全不管这些解说,而应该去揣摩全诗的主旨,这首诗的主旨大约是追忆他年轻时恋爱的事,是诗人自伤年华已逝,往事堪衰。三四句借庄生梦为蝴蝶,望帝化为杜鹃来写今昔之感。第五句言内心之哀,第六句是说每每忆及,尚如在望,而可望而不可得了。王应麟说:“司空表圣云:戴容州(叔伦)谓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李义山“玉生烟”,盖本与此。”(《困学纪闻》)这个解说是正确的。当然李商隐的诗中可能含有他的政治苦闷,即因为与王氏结婚而坠入“牛李党争”之中,被排斥而仕途不顺,这是他写这首带有总结性的爱情诗所不能不想到的。但他却用了一种极为含蓄的手法表现出来。试着将这首诗和在这之前所写的“一片非烟隔九枝”等首诗联系来看,就较为明白了。这首诗感伤情绪极为重,而且写的迷离恍惚,在李商隐的这类爱情诗中,不应该算是最好的,而过去却大为文人学士所赞誉。

李商隐的这一类爱情诗也不乏比较好的,能将恋爱过程中复杂的感情细微而深刻的表现出来。拿《无题》诗来说,比如写和恋人的情深的有:“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写他不敢去和恋人相见的:“楼响将登怯,帘烘(香烟透出,帘中有人)欲过难。”还有写与恋人的离别和不得见的:“如何雪中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屋。”“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波,……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当然这些和民歌里所反映的劳动人民的爱情不同,不如民歌那么健康。还有一首著名的诗作说:“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在这里丝代表思,泪代表虑,取其音同双关。优美动人。但这也和“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同样是严重的感伤情绪,但也在这首诗的结尾却还没有作绝望语,他说:“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这就比《锦瑟》略胜一筹了。

李商隐的爱情诗也有可取的,如《银河吹笙》和《夜思》等诗用“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的反话表现了他对恋人的无限向往。《河内诗二首》、《拟意》、《独居有怀》、《哀筝》、《促漏》、《昨日》、《代应》、《代赠》、《偶题二首》、《相思》、《河阳诗》等诗都是表现了与恋人离别后或者恋人亡故的悲伤故事,都有较真实的感情。又如《水天闲话旧事》,虽然写了感情不怎么健康的“腰细”“指纤”之类,但结尾却说:“王昌且在墙东往,未必金堂得免嫌。”看来是有些不满于封建势力的。在《可叹》里也曾委屈的指出封建统治阶级的上层的丑恶,其中说“梁家宅里秦宫入,赵后楼中赤凤来。”《鸳鸯》一首中的“不须长结风波愿,锁向金笼始两全。”表现了他在爱情上的不幸遭遇。从李商隐的这些诗中可以看出一点对封建礼教的不满。当然这种不满还是有意识的表现出来的,有些软弱无力,但毕竟是李商隐爱情诗顶峰可取之处。

(四)对娼妓的描写及他的“狭邪”之作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李商隐对娼妓或其他的妇女表现了轻薄态度的诗,这些诗的思想内容是恶俗的,格调是卑下的,是李商隐诗中的糟粕,可是它在过去正好符合了某些封建士大夫们的要求,这使他们在创作上变本加厉,这些腐朽的诗歌实在是和六朝的宫体诗没有什么分别,它对读者的毒害是不可轻视的,所以应该批判。比如说什么《赠歌妓二首》、《席上作》、《饮席代官妓赠两从事》等,这些诗都是封建士大夫玩弄女性的思想的露骨的反映。我们不是说不可以写娼妓,在封建社会里娼妓是被压迫的妇女,娼妓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是完全可以写的。问题在于你怎么去写。在多妻制的封建社会里封建士大夫多是以轻薄的态度去写,把玩弄女性看做“风流韵事”,很多诗人也未能幸免,尤其是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那些比起李商隐所表现的就更为恶劣了。

此外,还有一些不是写娼妓的轻浮的作品,如《镜槛》和《灯》等。就是《无题二首》的“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这些都无所寓意。从前一首的末句“走马兰台类转蓬”可知这首诗应该是在他和王氏婚后所做秘书省校书郎时做的而不是他们的恋爱诗。汪辟疆说前两首是李商隐调补宏农尉留别秘省同官之作,画楼、桂堂即指秘书省,但七句“嗟余听鼓应官去”,不似离京副职之语,而是宴罢复省,则画楼、桂堂也是泛称。关于这些诗的写作,是否说明李商隐的荒淫无行问题,全祖望曾有议论道:

考其悼亡后,柳仲郢予以乐籍,而义山固辞,以为早岁志在玄门,(及到)此都更敦夙契,南国妖姬,丛台妙计,虽偶涉于篇什,实不接于风流乞从志愿,赐寝前言,使国人尽保展禽,酒肆不疑阮籍。则又可以见诸诗之未足定其生平也。

全祖望所引用的李商隐的自白书,他所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如果他真是一个浪子,为什么一定要固辞柳仲郢所赠的乐籍?如果他是一个伪君子,又如何瞒得过柳仲郢和了解他的人?但是尽管如此李商隐表现在这一类诗中的思想感情仍是庸俗卑下的,他对妇女的轻薄仍是应该严加批判的。

三、结语

综上所述,李商隐的爱情诗是有可取之处的,而封建糟粕也是很多的,我们应该根据具体的情况具体的分析,片面的肯定或一笔的抹煞都不是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他的诗表现了一些真挚的爱情,而且在封建礼教束缚着青年男女,不让他们自由相爱,也是有一些反应的,这是应该肯等的地方。有的诗写的非常优美动人,也值得我们注意。但是如果以李商隐的爱情诗与《诗经·国风》、《孔雀东南飞》等乐府民歌相比较,后者表现了强烈的反抗封建制度的要求,对当时的社会生活有较深刻的反映。而李商隐的诗中对封建势力的不满却表现的并不够有力,并且几乎完全没有表现出当时的社会生活来(其政治诗对此有较深刻的反映,但那是另一问题)这是他的弱点。李商隐的爱情诗受到了六朝宫体诗的影响,过于纤丽,感伤情绪很重,有的诗是思想内容极端庸俗,这是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所以李商隐的爱情诗的思想性并不是像很多后人评价的那么高,和他的政治诗比较起来是颇为逊色的,而且隐晦又难解,而比起这一点来说还是次要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罗锡诗. 《论李商隐的爱情诗及其朦胧美》 [J].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1993,(01)
[2]刘亚青. 《深情绵邈 蕴藉含蓄──解析李商隐的爱情诗》[J].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04)

[3] 张福庆. 《李商隐的爱情诗与“朦胧美”》[J]. 名作欣赏 , 2000,(03)

[4] 申秀云. .《无题诗爱情说质疑》[J]. 固原师专学报 , 1993, (03)

[5] 何茂文. 《浅论李商隐爱情诗的思想和艺术特色》[J]. 韶关学院学报 , 2006,(08)

[6] 杨季. 《关于李商隐爱情诗的研究》[J]. 作家 , 2008,(04)

[7] 吴调公. 《评李商隐的爱情诗》[J]. 社会科学战线 , 1979, (03)
[8] 黄渡.《 李商隐的爱情诗》[J]. 韶关学院学报 , 1988, (01)

[9] 沈云霞. 《万影皆因月 千声各为秋——李商隐的爱情生活对其爱情诗创作之影响》[J]. 殷都学刊 , 2005,(03)

[10] 于非.《中国古代文学》.高等教育出版社,1988年第一版

[11] 刘学锴.余恕诚.《李商隐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第二版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