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第105,106集芝麻开门经典台词
广告位 ID: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dede168.com

我爱我家第105,106集芝麻开门经典台词

2016-02-20 12:14:55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芝麻开门台词 爱情诗 理想是什么 你有什么 我爱我家第105 106集芝麻开门经典台词 

简介:一个金手镯引起傅老的回忆,说家里原有一箱财宝,家人以和平为首拼命找
********************************************************************************
(晚饭,各人上桌)
和平:哎哎小桂咱今这饭得赶紧吃,一会《正大综艺》就开始了
小桂:哎中
和平:圆圆几点了?
圆圆:我?没戴表啊
和平:什么没戴表你那手腕子上金晃晃的那是什么呀?
圆圆:这个,我今儿下午在我爷爷屋里玩儿,在抽屉里找着的
和平:嗯?
圆圆:这是不是叫镯子呀?(和平接过看)
傅老:(上)你怎么敢乱翻我的东西?
圆圆:我没乱翻,我就在抽屉里找张纸画画,找出这么一玩意,妈,看完赶紧还我
和平:还你?我先戴两天,爸
傅老:哦
和平:这是真的假的呀这个
傅老:这个呀
和平:嗯
傅老:我也不知道,这还是你婆婆留下来的呢
和平:哦哦
志国:嗨真不了,我妈也是劳动人民家庭出身,当年家里要有这么大镯子,还能出来参
加革命么她
傅老:怎么不能啊?有金镯子就不能参加革命了?你妈他们家,原也是书香门第,在江
南一代呀,很有名气,属于那个江南旺族,旺族,懂了么?(志国费劲打开酒瓶
盖)啊就是那个大款、大腕、大地主、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在旧中国啊,搜
刮了无数的民脂民膏,那个钱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哈哈……
圆圆:哎呀,她不知道怎么花找我呀,有多少钱我都能给她花了
傅老:你就这点儿能耐,跟你奶奶哪比去呀?她当时就是因为看不惯家里那副剥削阶级
嘴脸,光花钱不劳动她不乐意呀,这才毅然跟封建家庭彻底决裂,带着一箱子金
银财宝参加革命了
和平:……跟封建家庭彻底决裂还带着一箱子财宝?
傅老:大家庭嘛,那是分给她的一份嫁妆,后来呀她准备交给组织上支援革命,刚好赶
上解放,组织上说那属于私人财产,就让她留下了
志国:那,后来呢?
傅老:后来呀,这还用问么?后来她就嫁给我了,那个嫁妆,也就跟过来了
和平:哟,这么说这是真的了?哎,少说得有二两嘿,爸,刚才您说有一大箱子呢,那
里面还有什么呀?
傅老:哎呀,刚刚解放,百废待兴,我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去看那些女人家的东西呀
众人:嗨……
傅老:反正无非也就是一些,啊戒指
众人:嗯?
傅老:耳环
众人:哦?
傅老:像这样的镯子大概有十来个吧
众人:(众人惊)啊?
傅老:这个还算是小的,大的,能套在脖子上
和平:哟爸您别外行啊,套脖子上那叫项圈,爸,您您什么时候把那箱子给打开让我参
观参观?让我让我开开眼?
傅老:箱子啊
众人:啊啊
傅老:早没了
众人:嗨……
傅老:后来又搬过几次家,啊又赶上文化大革命,谁还留这些东西呀,镯子,今天要不
是圆圆给翻出来,我都不知道藏哪儿了哈哈
和平:(急)哎哟别介呀,好好一大箱子金银财宝别没了哇,那得值多少钱呐,我我到
您屋帮您找找去啊
傅老:不用找,肯定没有,我天天打扫卫生我还不知道
圆圆:那您最后一次见着那箱子什么时候啊?
傅老:什么时候啊,那会你爸爸,刚会管我叫爸爸
和平:哟,那得有四十多年了……好好一箱子金银财宝就这么白白地……
志国:哎哎和平和平,你别急成这样,要不然咱这么办,我有一个兵团战友,现在在金
店工作
和平:噢
志国:我吃完饭就上他们家
和平:哎!
志国:如果这要是假的呢,咱就甭着这份急了
和平:对对,那,要是真的呢?
志国:真的?(咬两下金镯子)----挖地三尺,也要把它给我找出来!
********************************************************************************
(客厅,傅老看报,和平陪着笑给傅老递杯水)
和平:爸……
傅老:哦好好……
和平:爸,您再给我比划比划那箱子到底有多大呀?(给傅老扇扇子)
傅老:不是都跟你们说过了么,那箱子也就……(比划)
和平:啊?
傅老:不对(比划大一圈)
和平:嗯?
傅老:也不是……
和平:哦
傅老:(再大一圈)就这么大吧
和平:您别越比划越大呀您这……那那里头,除了首饰,还有什么呀?
傅老:(边看报,若无其事的回忆)反正是白的黄的一大堆,当时我工作那么忙,也没
有工夫细看么
和平:(焦急)哎哟您再忙能忙的过这事儿去么您,爸您再您再好好回忆回忆
傅老:我想想啊,白的黄的……好像是白的少黄的多……
和平:没错,银的少金的多
傅老:还有,绿的
和平:绿的?玉器?
傅老:好像是吧,翠绿翠绿的,是叫祖母绿呀不知叫什么
和平:哎哟妈爷子!那可值老了钱了那个
傅老:还有那个闪闪发光的,是不是宝石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在玻璃上能划出一道一道

和平:(站起)啊?钻石啊金刚钻没错儿啊
傅老:啊还有那么,挺圆的,串成一串一串的,大概有二三十串吧,是珍珠啊?
和平:(一把扔掉扇子)哎哟那肯定是啊那还有跑么?爸爸爸您再好好回忆还有什么呀?
傅老:哎呀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好像还有几十张名人字画
和平:我的玉皇大帝哎这可了不得啰……
傅老:这不新鲜么,书香门第,办嫁妆,光是些金银财宝,这不太俗气了?怎么也得有
点儿古玩字画么,再说你婆婆的曾祖父,好像跟那个扬州八怪的那个郑板桥
和平:啊?
傅老:交情不浅呀
和平:啊?
傅老:郑板桥的那个“难得糊涂”那几个字,那就是送给他的
和平:啊?男的糊涂我看这女的比这男的还糊涂!你说我婆婆你也是那么一大箱子金银财
宝你怎么不好好看着呀!你这……
傅老:除了这些东西,好像还有一些什么从宫里带出来的东西,反正都是些乱七八糟
和平:哎哟我的妈老爷天老爷爸您这要馋死我呀您……不是我我我我替您上您那屋找去啊
傅老:回来!坐下
和平:啊?
傅老:不要急么,总得弄清楚是真是假呀
和平:我能不急么甭管是真是假那东西它它总该在这呀它不能就没了吧是不是啊,活不
见人死不见尸?物质不灭呀我把你劈成渣,它也应该有渣呀,我把你烧成灰,它
也应该有灰呀(捶胸顿足)
傅老:哎呀和平啊……你看你急成这副样子,不是我批评你,年轻人,怎么能把金钱看
的这么重呢?唯物主义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和平:爸,也不是我批评您,您说您活了大半辈子,您对人民对国家对子孙后代总得有
个交待吧,您不能干革命干了一辈子把一箱子金银财宝都给干没了,是不是?那
东西属于您个人么?不!属于国家属于人民属于子孙后代!您知道么您……
傅老:你的意见提的也对,特别是那些文物啊,那些字画呀,那真是特别宝贵
和平:什么不宝贵呀咱赶紧找去吧(拉傅老)
志国:(跑上,大喊)真的!
和平:啊?
志国:真的!
和平:啊?
志国:完全是真的!!而且成色相当好,很具有工艺品价值,要在市场上出售,起码这
个价(伸出一个巴掌)
和平:五千块?
志国:一万五千
和平:哎哟我的上帝呀上帝呀妈爷子……一个就是一万五,这么……(比划)这么大一
箱子!我得找去……(转身)
********************************************************************************
(傅老卧室,几人翻箱倒柜,和平头杵进大衣柜,里面衣服一件一件往外飞)
傅老:这个和平,志国呀,我可是实在盯不住了,要不今天咱们就先找到这,让我也休
息一下
志国:不可能吧……(抬起头,头上戴一块手绢,和平亦是)
和平:绝对不可能……
傅老:怎么叫不可能?我劳动了一个晚上,我连休息的权力都没有了?
和平:啊爸您歇您的,真是不可能嘿,这么大一家,都翻得底朝天了,连你小时候奶嘴
都找出来了,这么这么这么一箱子,啊?
志国:我看是没什么希望了,就差拆墙了
和平:拆墙!你这倒提醒了我我取斧子去
志国:(拦)嗨嗨嗨嗨我干什么呀你……(两人争)
傅老:国家的墙,怎么能说拆就拆呀?!
和平:啊我不拆我就把墙皮卡赤下来,我婆婆要把那箱子藏墙里边总得有点儿痕迹吧
傅老:那也不成,国家的墙不能随便损坏
和平:怎么不能拆呀?甭说拆一面墙,就拆一座楼又能怎么样啊?兹我把那箱子找着,
我再盖一座我还给他有什么的呀……(向外走)
志国:(拦)哎和平不行不行……
和平:干什么干什么你……
志国:不是这和平别激动咱们再商量!分析一下
和平:干什么呀……
志国:你说,我爸都不知道,就我妈一个人,她没你这么大劲儿,她能把墙拆了,把
那么大一箱子藏里头么?
和平:言之有理,那那咱再到别的屋找找去吧……
志国:行行了你饶了我吧啊,这都快天亮了呆会儿还得上班儿呢我
和平:你还上什么班呀我的哥哥?兹咱把那箱子找着咱这后半辈子就算拿下了我的哥
哥,走吧你怎么回事你……(生拉硬拽志国下)
傅老:……
********************************************************************************
(晚,家人看电视)
和平:(头裹手绢,手戴手套,满脸脏兮兮上)哎哎哥哥几位嘿咱别闲呆着嘿成不成
啊,赶紧的呀
傅老:你还找呢?这都好几天了,早知道,我还不如不告诉你们呢
和平:爸,既然您告诉我们了我们就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了啊小桂别挨这坐着赶紧回屋
把你那箱子那东西一样一样翻出来找
小桂:大姐,你家到底丢啥了,这两天,天天让俺帮你找东西,你就放俺一天让俺看
看电视中不?
和平:不中!怎么回事呀你,兹那箱子能找着,你还看电视,到时候我们就电视里头
看你!
小桂:真的?
和平:那可不
小桂:俺也能上电视?
和平:那当然那得把电视台给买下来,天天让你上
圆圆:有人看么?
和平:管他有人看没人看呐,有钱我们乐意这么花,懂么?先甭说别的,大姐先给你
的工资涨到一百倍
小桂:一百倍?
和平:一百倍!
小桂:俺的娘啊,那一个月,就是一万多块钱!
和平:那可不还不算奖金,另外,再专门找俩人伺候你
小桂:还有人伺候俺?
和平:哎
小桂:那俺干什么呀?
和平:你什么都甭干,天天床上躺着吃香的喝辣的,就跟过去大地主一样
小桂:中!那俺这就找去!(下)
和平:找去找去……
圆圆:妈,那小桂阿姨都这样了,我呢?
和平:你最远大的理想是什么吧
圆圆:我远大理想?
和平:啊啊
志国:我就是在我们学校当个大队长
和平:嗨……
志国:你野心还真不小,瞧你在学校那表现
和平:表现怎么啦?没问题!妈把学校给你买下来,当大队长让你直接当校长!
圆圆:啊?谁都归我管?
和平:那可不
圆圆:那太好了,那我先把我们班班主任给开除了,妈,到时候我还想认识几个港台
明星
和平:没问题,妈把香港也给你买下来
傅老:不成么,香港好不容易回归祖国怎么能卖给你呢?
志国:爸您甭理她她小人得志穷人乍富她
和平:我乍什么富了我我这不还没富呢我……
傅老:你就是富起来,香港也不卖
圆圆:妈您别着急,我这就帮您找去
和平:哎哎
圆圆:说好了啊,香港人不卖就算了,我们学校,一定得给买下来(跑下)
和平:买下来买下来……(拉志国)走走走走走……
志国:哎呀你就饶了我吧,我看没什么希望了,找了好几天了……
和平:我也知道没什么希望了,那咱也不能罢休了吧是不是哥哥?咱兹把那箱子找
着咱后半后就算拿下呀哥哥
志国:要说也是哈
和平:那可不么
志国:还不光咱们俩,咱们一家子都拿下了是吧
和平:绝对的呀!
傅老:(打扰了傅老看电视)轻一点轻一点……
和平:尤其是咱爸,是不是,辛苦成劳了一辈子了,不好吃不好穿,就好个公益事
业,到时候,咱把街道居委会给他买下来让他玩儿去
志国:那倒是……
傅老:……这个破居委会有什么好玩儿的?想当年,我在局里好歹还是二把手么,
就居委会那点儿工作,都是我玩儿剩下的
志国:就是啊,我爸,干大事业的人!到时候咱掏钱,给我爸办一大公司
和平:哎
志国:让我爸当董事长,兼总经理,即支持国家建设,又自己开心解闷多好啊
和平:这主意太好了!
傅老:这个董事长我可以干,总经理就让志国去当吧
志国:我不行我……
傅老:这个年轻人嘛不锻炼,怎么可以成长么
志国:我干不了……
和平:怎么干不了你就放手地干,绝对没问题真是……
傅老:和平啊,我准备,箱子找到以后,要拿出一大笔款来
和平:干嘛呀?
傅老:支援贫困山区
和平:那那得支援
傅老:支援三峡建设
和平:三峡建设
傅老:支援希望工程
和平:对对
傅老:支援……你们不会不同意吧
和平:嗨这不全在您一句话么
志国:就是……
和平:我婆婆也去世了,箱子找着卖了钱那不都归您一人支配么,到时候您支援了
国家,国家必得亏待不了您,起码给您个政协委员干干
傅老:(喜)啊不用不用……
和平:别客气了您……哎哟爸,您瞧我妈那边儿也挺困难的,您要不要支援支援我
妈那边儿……
傅老:你妈那边儿啊
和平:啊啊
傅老:那就算了吧
和平:……怎么就算了呀?
傅老:不管怎么说,她也比老少边穷地区人民的生活好一些么,再说我们家还有志
新呐,小凡呐,这些都要统筹考虑么
和平:(生气,摔手绢)哼……
志国:不是你看你……
和平:行行行行行……
志国:我爸那……
傅老:好了好了好了,你要实在惦记你妈,到时候我就随便给她两串项链,这个起
码也能卖个二三十万吧
和平:哎哟,(起身,请安动作)谢谢爸爸哎,谢谢爸爸……
志国:不是不是,爸,这钱还没影呢您怎么全给分完了
傅老:怎么叫没影啊?只要有决心
和平:哎
傅老: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到
和平:真是……
傅老:什么东西都可以找到么,走!
和平:爸爸爸,咱也别乱找,您再想想,您能不能再提供点儿什么新的线索
傅老:线索啊,你妈不在了,线索我怎么……对了志国!马上到我房间去,就在那
个柜子顶上,那个小皮箱给我拿来!
和平:(与志国跑下,停住)爸,那小皮箱我们找好几遍了没有金银财宝啊那里
面……
傅老:哎呀你就知道金银财宝,那都是啊你妈多年写下的日记,那里面肯定,有
线索……
********************************************************************************
(饭厅,晚饭,几人已快吃完)
傅老:志国怎么还不过来,还在那儿研究那一箱子日记呢?
和平:啊啊,跟单位请了三天假,白天黑夜挨那研究呢,这个刚研究到1966年
傅老:哦,(志国昏头八脑上)志国怎么样,研究出什么线索没有?
志国:别的都研究出来了,就是线索没研究出来……
和平:别的?什么别的呀?
志国:比如说吧,有一首爱情诗,明显的不是给我爸写的
傅老:什么?爱情诗?不是写给我写给谁的?
志国: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抄的吧,还有一遍日记,明显的是影射攻击您的……
傅老:什么?她竟敢……
和平:志国,让你研究线索呢你研究这干什么呀
志国: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不过我发现吧,我妈自己从1966年下半年,独自外出散步的
次数明显增加了,每天晚饭以后吧总是一个人在葡萄架下徘徊,爸,是不是你们
俩人的关系出现裂痕了?
傅老:什么裂痕,那会儿,我已经给纠出来了
和平:等等!葡萄架下?爸已经给纠出来了……妈挨那徘徊?(放下碗)那一箱子财宝
会不会……(做挖地状)
志国:完全有可能!要是我是我妈,我也会……(挖)
傅老:啊对呀,当时,那箱子东西,放在家里已经是不保险了
和平:对对对对
圆圆:肯定在那儿,咱们现在就下去挖
傅老:走!(众人蜂拥跑下,和平在最前,到门口停住)
和平:别动!人多嘴杂,要注意保密!
志国:这这自己家的东西咱保什么密呀……
和平:那可不么万一要让人知道了麻烦事多了!我考虑哈,咱们还是分头行动,先吃
饭,吃完饭再睡觉,等到过了夜里12点,趁着夜深人静,神不知鬼不觉从各个
方面向葡萄架靠拢,这次行动的代号是……
圆圆:我知道,芝、麻、开、门!

简介:家人为了保护财宝日夜监守,身心疲惫
********************************************************************************
(夜,葡萄架下,和平溜达)
和平:(发现有人)谁!
傅老:是我……阿里巴巴……
和平:口令!
傅老:芝麻开门
和平:自己人……爸,您怎么才来呀圆圆她们呢
傅老:太晚了,我没有叫她们,孩子明天还得上学呢
和平:嗨,我不是说了么等箱子挖出来就直接把他们学校买下来还上什么学呀
傅老:那孩子身体还要不要了?宁可大人多受点累么,志国呢?
和平:(指旁边)挥锹抡镐干的正欢呢
志国:(上)不行了不行了,实在受不了了……
和平:(扶)赶紧赶紧坐这儿……
志国:插队时候也没这么累过,和平啊
和平:哎哎
志国:有饮料么赶紧给我开一瓶
和平:美死你,金银财宝一样没挖出来还想要饮料?我赔得起么我凑合喝点冷水吧啊
(递上水壶)
傅老:志国,给我留一点儿,别都喝了,没干多少活儿就累成这个样子,这都是平常
啊别了,缺乏锻炼么
志国:(喘着气)啊?我还缺乏锻炼?这可是重体力劳动,您干一我瞧瞧
傅老:我干就干,哼,我劳动人民出身我怕什么(扛铁锹去挖)
和平:嘿,瞅爸这精神(给志国按摩),国
志国:啊
和平:累了吧,一咬牙就过去了啊
志国: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
和平:哎
志国:我还等得到那天么我
和平:别这么悲观呐不就挖点土么呆会我还挖去呢
志国:哎呀要能挖出点儿什么来呀也行,我就怕白忙活半天呀,什么也挖不着
和平:你别老往坏处想行不行呀,你往好处想想,等那箱子一挖出来,到那时候,可
就不是我给你按摩了……
志国:不是你是谁呀?我爸?他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和平:怎么能是你爸呢到时候就专门有按摩小姐我雇个小姐专门伺候你一人
志国:啊?真的?
和平:那可不
志国:哎哟那我可就……我可就更不愿意了
和平:……我都愿意你有什么不愿意的呀?你这人就是特别虚伪啊,心里乐不得呢嘴
上不说是不是?我告诉你,到时候不光给你雇这个按摩小姐,再给你配上那个,
女护士(比划),女秘书,女司机,哈~哎----女保镖,你出门,身后边跟着
五六个大姑娘,你这就风风光光地----上班去了……
志国:我到那儿我就得让人给我轰回来,我一出门,后边跟着五六个大姑娘?
和平:啊
志国:那是上班儿呢么?那是拐卖妇女的
和平:别要不乐意上班你在家歇着也成
志国:啊?我跟五六个大姑娘,挨家呆着
和平:啊
志国:这群众议论我也受不了啊
和平:你怎么那么逗啊哦你以为到那时候咱还住这杨柳北里呀?到咱就……王府饭店
啦,到时候你往总统套房里那么一呆……你说一个总统套房够么要不然咱租仨?
志国:你做梦去吧你啊
和平:做什么梦啊咱这说话就梦想成真啦……
傅老:(疲劳不堪)哎哟……(志国去扶)
和平:哎哟这这是咱爸么怎么这么一会儿就矮那么多呀
傅老:都累成这个样子了,我这腰能直得起来么,想当年给地主扛活,我也没受过这
个罪呀
和平:给地主扛活当然悠着点儿啦,这不是给自个儿家干呢么,爸,您挖出点儿什么
没有哇?
傅老:倒是挖出来点儿……(志国和平马上跑向坑)就是那个搞底下怎么出来水了?
和平:爸……怎么这么一会儿您挖出口井来?……
********************************************************************************
(客厅,和平与志国)
志国:什么?今晚上还让我挖去?我白天工作一天我天天回来这么加班我受得了么我
和平:你你再坚持坚持,兴许今晚上就挖出来了呢
志国:不可能,昨天晚上都挖那么深了都见了水也没挖出来呀,不是我就纳了闷了,你
说我妈这身体她不如我呀,她怎么埋那么老深呢她?
和平:……金子那东西忒沉,它埋着埋着它往下走
志国:那也不能走那么深呢?反正再让我挖我可挖不了了,要不我上农村给你们请一打
井队来吧
(傅老打着哈欠上)
和平:哟哟爸来了爸赶紧坐这歇会儿……
傅老:找什么打井队啊
和平:真是……
傅老:我觉得这个地方,是不是有问题?
和平:啊?
志国:地方?地方没问题呀,葡萄架下么,我跟志新,小时候净上那抽葡萄去
傅老:可你妈当年,也不一定非得紧挨着葡萄架下埋东西么,依我看呐,这个方圆一百
米之内,都有可能!
志国:啊?方圆一百米之内你们都让我挖,你们还让不让我活了!
和平:你别着急呀……
志国:金银财宝也……(于大妈,众人马上安静)
于大妈:……哟,志国和平也在家呐,哎呀好事儿啊,好事呀,您瞧,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众人:……
于大妈:按说,我应该想到哇,啊
(众人六神无主,坐上沙发)
傅老:啊,怎么?你都知道了?
于大妈:知道了没有不透风的墙么,我在居委会大小当过主任,什么事儿能瞒得了我呀?
哈哈,老傅同志,说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傅老:……啊……我这个,我想啊,到时候就支援国家
于大妈:唉
傅老:支援居委会
于大妈:对
傅老:支援……
于大妈:支援绿化,对不对?我都知道啦
志国:(试探)于大妈,您,知道什么了……
于大妈:绿化呀,知道你们干好事,起早贪黑地,给葡萄架松土
众人:(放松,起身招呼于大妈坐)哎哟于大妈唉……
傅老:啊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么
于大妈:那怎么就您一家应该做呀?应该大伙儿一块儿做么
和平:啊?
于大妈:我已经号召居民同志们向你们家学习,人人动手,绿化小区!
和平:啊不用不用就我们一家就行了
志国:哎呀反正也没多少活儿呀
于大妈:谁说没多少活儿啊?不光是葡萄架底下,那方圆一百米之内,都应该松松土嘛
(几人紧张,站起,到一块儿嘀咕),哎呀这植树造林吗,谈不到,那种花种草
总可以吧
和平:哎哟于大妈您这不是要我们一家子的命嘛……(傅老拉下和平)
于大妈:怎么,不欢迎啊?
傅老:啊对不欢迎……
志国:(赶紧拉过傅老)啊欢迎欢迎,欢迎……
于大妈:你看,你们一个一个的,吞吞吐吐的,家里没出什么事儿吧?
众人:没有没有……
傅老:我们就是随便地,聊聊天(几人各叉起手,若无其事)……聊聊天呀……
于大妈:……那好吧,我先走了,(到门口)你们真没什么事了?
众人:没没事……
傅老:聊聊天……
(于大妈下,几人看其关上门)
和平:同志们,情况严重了,事情肯定已经暴露了!要不然于大妈怎么会找上门来呀……
傅老:不会呀,刚才不是说……
和平:嗨,她肯定是试探咱们呢,我觉得她肯定怀疑上咱家了
志国:怀疑让她怀疑去呗,咱自己家的东西,是不是又不是偷来的又不是抢来的,咱怕什
么呀?
和平:那不成,这一提倡搞绿化,万一这箱子要让别的家挖出来了呢?比如万一要被对门
家胡伯伯挖出来了呢?
傅老:啊?
和平:他家已经都那么有钱,到时候拿着咱家那箱子卖的钱,到时候他就买汽车,住饭店,
胡吃海塞花天酒地,胡做非为祸国泱民?到时候把圆圆他们学校也买下来了,电视
台也买下来了,一天到晚五六个大姑娘跟在他后头……
傅老:哎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凭什么呀,这都是我的钱!
志国:爸,您别着急,这不还没有呢么,没有事么……
和平:现在虽然事情还没出但是前景可怕呀……我决定,藏箱子的地点,日夜有人监守,
严防不测……
********************************************************************************
(已是凌晨三四点钟光景,志国拿一手电在葡萄架下巡逻,和平暗上)
志国:谁?bloom~~~
和平:o~ba~……志国,是你么?
志国:不是我还是谁呀,大晚上的不睡觉跟这溜达,那不有病么
和平:你快回去睡去,这交给我了!
志国:我是得回来睡了,谁再敢不让我睡觉我跟他拼了我
和平:嘿嘿,这不是为了保护你们家财产么哥哥
志国:有没有呢都不知道还保护什么(下)
和平:真是你……(于大妈扛一铁锹上)谁!(拿手电照)
于大妈:哎哟别开枪,是我!
和平:口令!
于大妈:啊口令……不知道……哎哟谁跟大妈逗着玩儿呢啊?
和平:你到底是谁?!
于大妈:哎哟听这声像是和平,我是你于大妈
和平:嗨,于大妈
于大妈:啊
和平:大晚不敞不睡觉出来干什么呀?
于大妈:嗨,我睡醒了,我活动身体,早锻炼么嘿嘿
和平:早锻炼不带个剑吾的带个铁锹干什么呀?
于大妈:嗨,那不昨我号召大伙,给绿地松土么,我不得以身做则,不能像有的干部啊
光说不练,你看那小陈他们就是……哎?和平
和平:啊?
于大妈:你大早上起来不睡觉,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和平:没干什么呀……
于大妈:啊?我看你有点儿不对劲儿吧
和平:没有哇,我没有哇……
于大妈:刚才我好像看见,还有一个男的,这身影一闪,就不见了,那是谁呀,是你们家
志国么?
和平:啊……不是不是不是……
于大妈:哦,不是志国呀
和平:啊……
于大妈:啊这天刚蒙蒙亮,你跟一个男同志,啊?哈哈,那你们是刚睡醒从家里出来呀,
还是正准备好好回家去一块儿睡呀?
和平:……我?
于大妈:啊
和平:跟一男同志刚睡完觉从家里……去去去!没有!我们俩是准备一块儿回去睡……
于大妈:哦……
和平:哎呀去!这不没影儿的事么我呀……我……
于大妈:哎呀算了算了哎哟,你们年轻人的事啊,我就不多打听了,我听胡伯伯跟我念
叨过,人家那外国呀,都讲究尊重隐私权么,啊(转身)
和平:哎哎于大妈,您甭尊重我,您还是打听打听……
于大妈:啊不不不……(两人争)
和平:哎呀您先别您先听我解释解释……哎哟您要冤死我呀您……
********************************************************************************
(客厅,和平坐茶几旁,拿个本写着,傻乐)
小桂:(扛铁锹上)啊……俺真想大哭一场啊……
和平:哟小桂回来啦,谁挨底下看着呢?
小桂:圆圆放学就过去了
和平:噢
小桂:可怜呐!俺一个小保姆,不光要炒菜做饭的,还要给主人家寻找财宝,天天挥锹
抡镐挖来刨去,早知道这样,你说俺为啥不在家好好呆着呢,反正都一样,在地
里干活
和平:你就别委屈了啊,赶明大姐给你雇俩人,专门伺候你
小桂:哎,俺是没那个福气了,俺跟马老家的小翠,胡老家的小云都说过了,她们说,
不管俺出多少钱,也不来伺候俺,没法了,天生的丫鬟命呗,大姐
和平:哎
小桂:晚饭俺是没力气做了,俺回屋躺着去了
和平:嘿……她回屋躺着去了,还没成地主呢一身地主毛病,德性……
圆圆:(上)我真想大哭一场啊……
和平:不是你好好的你哭什么呀你
圆圆:可怜呐,我一个小学生,白天在学校上了一天学,下午回家还不能做作业,还得
在楼底下站岗放哨盘查行人保卫胜利果实,这都是过去儿童团干的……
和平:人家那些孩子岁数跟你差不多,人家能干你就不能干?
圆圆:人家干了儿童团,人家就不干少先队了,我呢,儿童团少先队,两副重担,压在
我一人身上,我承受得了么
和平:忍着点儿吧姑娘啊,你想想将来,箱子一挖出来,妈把学校给你买下来,让你当
校长,啊全归你管
圆圆:我管谁呀?我谁都管不了,扣子和小红,那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吧
和平:啊
圆圆:连她们都说了,只要我一当校长啊,人家立马转学
和平:哎哎,谁挨底下盯着呢?
圆圆:我爸爸……(下)
志国:(上)我真想大哭一场啊……
和平:嘿你怎么也这套啊,谁挨底下盯着呢?
志国:我爸爸……可怜呀,我一个机关干部,每天在工作单位忙活一天,回来还得参加
义务劳动,这得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和平:哎哟为了全家的幸福
志国:幸福?我可没看出有什么幸福来,哎对了,我问你,我可听群众反应,说你有一
天半夜三更的,啊跟一个男的偷偷摸摸从咱们家溜出去
和平:去去去……
志国:还告诉人那男的肯定不是我,我还幸福什么呀,我都让别人幸福了我……
和平:你怎那么多废话呀不是你是谁呀我这不懒得跟他们解释么……他们爱说什么说什
么,反正等箱子挖出来咱就立马搬家
志国:哼,那要挖不出来呢?老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啊,我都好些天没正经上班了,我
一天班上我就犯困
和平:就你上那班挣那仨瓜俩枣的不去不去了
志国:哎,你别这么说呀,我在单位熬到现在这样我容易么我
和平:有什么不容易的呀?兹咱们把箱子找出来……你过来过来,过来帮我一块儿算算
志国:干什么呀?
和平:算算你爸那箱子里的东西大概能值多少钱,嗯根据你爸爸上回说的我粗粗一算啊,
啊咱们俩人这辈子是怎么都花不完了,咱们要是躺着花呢
志国:你做梦去吧你呀,别做梦了
和平:啊?
志国:还咱们俩这一辈子,还躺着花坐着花……我爸刚才说了,那东西如果真找出来,
他准备全部捐给国家
和平:唉国家怎么也得给他点奖励吧
志国:给他奖励?他说他那奖励准备留出一部分养老,再接济一下我妈娘家的这个亲友,
再给志新和小凡再均出一部分来,反正分到咱俩名下就不剩什么了
和平:嘿嘿嘿他凭什么呀刚才我还算着躺着花都富余呢怎么这么会就不剩什么啦……我
告诉你这点钱可不能由着你爸这么胡来,告诉他,国家又不缺他这点东西,就甭
捐了
志国:……我爸的东西他要捐我有什么办法
和平:(拉过志国)哎哎怎么是你爸的东西呀那是你妈留下来的东西你是长子你有继承
权呐(傅老暗上)
志国:对呀……
和平:我告诉你啊,你爸要是不给你那份,咱们就上法院告他!咱让法院传他!
傅老:不用传……我来了
(志国跑下)
和平:……您来了那我我赶紧走吧我(下)
傅老:……我走想大哭一场啊……
********************************************************************************
(晚饭)
傅老:所以呀,我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你妈装嫁妆的那个箱子,其实就是后来装她日记
的那个小皮箱
和平:哎不对呀爸
志国:就是啊
和平:那小皮箱才这么点儿,您说那箱子不是这么、这么、这么大的嘛?
傅老:啊是啊,就是这么、这么……(越比划越小)就是这么大么
和平:嘿爸那那箱子里东西呢不是说有金银首饰还有什么古玩字画什么
志国:对呀……
傅老:是说过么?
和平:嘿
傅老:……哎呀反正当时我也没有工夫看,谁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呀……
和平:哎爸,全家人这几天为了找财宝可是闹得天翻地履的了啊,怎么这么会儿又说不
知道了
傅老:金银首饰肯定是有的
和平:啊啊
傅老:上次圆圆不还找出一个金镯子么,至于其它的东西呀,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当
时啊,我也就是随便那么一说
和平:嘿!
傅老:不定有没有呐……(跑下)
和平:怎么回事噢,敢情除了那镯子,别的都不一定有没有
志国:啊
和平:那咱这芝麻开门行动算白干了,嘿……哎哎那镯子呢?
志国:没在我这儿啊,我回来不交给你了么(下)
和平:圆圆,那镯子呢?
圆圆:没有啊您拿走没给我呀(下)
和平:嘿!人家都是拣了西瓜丢芝麻,我这好嘿,西瓜没拣着,芝麻也丢了……给我找!
挖地三尺要也把它找出来!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