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
广告位 ID: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dede168.com

论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

2016-02-20 12:11:21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性别取向 家庭教育 社会经验 论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 

关键词: 希腊; 城邦;公民;性别取向

摘要: 公元前6至前4世纪,古希腊人的性别取向非常明显:重男轻女,男尊女卑。女性是“间接公民”,被排除在选举、司法和执政等公共权力领域之外。女性公民是不同于男性公民的“他者”。女性被书写为女妖魔和不同类型的雌性动物。女性意味着软弱、疾病和灾难。女性公民受到的教育相对较少。城邦通过早婚早育和性别比例控制女性,相对减少女性人数。
中图分类号: K545.2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 10012435(2011)06069506
On Ancient Greeks’ Gender Orientation: “Man is Superior to Woman”
XIE Guangyun (School of History and Society, Anhui Normal University, Wuhu Anhui 241003, China)
Key words: Greece; polis; citizen; gender orientation
Abstract: The ancient Greeks’ gender orientation is obvious between the 6th and 4th century B.C.: man was superior to woman. Women were “indirect citizens”, excluded from the elections, th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and other public authorities. Female citizens are “others” different from male citizens. Women were portrayed as different types of female monsters and female animals. Women meant weakness, disease and disaster. Few female citizens were educated. Polis controlled the population of female citizens by marriage and childbearing earlier than ordinary.
第6期解光云: 论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 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9卷近年来,国内学者在研究异域文明话语的形成和古希腊人的民族认同时,多有剖析西方古史研究中关于希腊人和蛮族人“他者”(others)的建构问题。①实际上,这种对“他者”的历史著述,并非仅见于古希腊人与蛮族“他者”形象的建构,也表现为对古希腊女性“他者”形象的[WWW.NiuBb.NeT)书写。而对古希腊女性“他者”形象的书写,是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所致。
在父权制确立以后的古代社会,“重男轻女”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学界对古希腊男性在城邦社会生活的中心地位已成共识,但对古希腊女性被轻视的历史探究并不多见。②古希腊的男性与女性,虽然同是城邦公民,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城邦制度下,古希腊人“重男轻女”的性别取向非常明显:男性是统治者,女性是被统治者。男性优于女性。相对于充分享有公民权力的男性“全权公民”而言,女性则是被排除在选举、司法和执政等公共权力领域之外的“间接公民”。 在家庭教育与家庭关系中,女性不被重视。城邦通过早婚早育和性别比例的控制,相对减少女性人数。在古典作家笔下,甚至将古希腊女性异化为不同于男性的女妖魔、母猪、母狗、母狐狸等不同类型的雌性动物形象。女性意味着软弱、疾病和灾难。古希腊人正是在“重男轻女”性别取
收稿日期: 20110615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基地重大项目(08JJD770086)
作者简介: 解光云(1964),安徽合肥人,历史学博士、博士后,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世界古代史,尤专于西方古典文明史。
①参见黄洋:《希罗多德:历史学的开创与异域文明的话语》,《世界历史》2008年第4期;《古代希腊罗马文明的“东方”想像》,《历史研究》2006年第1期;徐晓旭:《马其顿帝国主义中的希腊认同》,《世界历史》2008年第4期;《罗马统治时期希腊人的民族认同》,《历史研究》2006年第4期。
②国内学者有关古希腊女性地位的研究成果,参见裔昭印:《从家庭和私人生活看古雅典妇女的地位》,《历史研究》2000年第2期;《从城邦的特征看古代雅典妇女的地位》,《世界历史》1999年第5期。向的基础上,完成对古希腊女性“他者”形象的建构,从而为将女性公民排斥在城邦公共权力之外,维护男性公民的统治地位提供了根深蒂固的话语传统。

一、女性是“间接公民”和“他者”

古希腊城邦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公民集体。在城邦制度的运行中,女性被完全排除在政治、司法、军事事务之外。自梭伦(Solon, 前638-前559年)开始的立法者的法律,明确表达了对女性公民的权力限制和排斥。认为对女性的行为加以规范有益于城邦统治。女性的活动范畴应当仅限于家庭生活。女性可以拥有公民身份,但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力。女性既没有选举权(表决权),也没有执政权,不能担任城邦的公共职务。在法律上,女性也是无行为能力的人,不能提起诉讼和出庭作证。女性只是一个依从于父亲或丈夫的“间接公民”。女性所具有的公民身份,只是为男性公民之妻并合法生育公民。“她们是唯一能生育公民的群体”。[1]169公民大会、议事会、陪审法庭等城邦主要权力机构的公职人员全部是成年男子(18岁以上)。城邦也经常被看作是“男性公民俱乐部”。因此,女性成为古希腊城邦中的“失语者” (Muted group)。[2]11
德摩斯提尼(Demosthenes,前384-前322年)的演说词中提到一个妇女。其丈夫的债主闯入家中,当时只有她和未成年的儿子在家,债主们抢夺家具,并要把她儿子当作奴隶抓走。[3]XLVII, 5758丈夫回家后,决定起诉这些债主。但当这位丈夫向别人咨询应如何起诉他们时却被告知:既然起诉只是靠其妻子和孩子的证词,那么,起诉将没有什么意义。[3]XLVII, 6970亚里士多德言:“人是城邦的政治动物”。[4]1252a25在古希腊作家笔下,女性被书写为没有任何政治权力的女妖魔和不同类型的雌性动物。女性意味着软弱、疾病和灾难。
女性是祸害和灾难的思想根基,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人类各部落原本生活在没有罪恶,没有劳累、没有疾病的大地上,命运三女神“命运三女神”是指克洛索、拉赫西斯和阿特洛帕斯。克洛索纺生命之线,拉赫西斯为每个人安排命运,阿特洛帕斯是带有可怕剪刀的报复女神。给人类带来了这些灾难。”在古希腊神话中,女人以肉体、语言、歌声、美食和舒适的居所诱惑英雄,或者使其死亡,或者使其忘记使命。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女潘多拉,既有美丽、智慧等一切天赋,也是邪恶、欺诈等一切祸害之源。从潘多拉诞生的那一时刻起,人类便不得安宁,“不幸漫游人间。不幸遍布大地,覆盖海洋。疾病夜以继日地流行,悄无声息地把灾害带给人类”。[5]9095潘多拉为人类制造了无尽的痛苦和灾难。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